今天在一個小小的、狹窄的、充滿物品的地板教室裡,與正值權力關係拉扯、情緒暗潮洶湧、能量低迷的同一機構工作者們工作。

 

即將走進辦公室之前,無預警出現新的負向資訊,使得一切更顯得未知;走進教室後,唯一能做的,便是信任你我肉身可以開展的能量,並共同創造一個藉由身體回應自己、也被別人見證的時空。

 

一整天下來,能量開始轉換,浮躁變沈靜,旁觀變自發,排斥變願意自我揭露,最後大家一起結束在身體的衷心回應裡,每個雕塑都好好看。雖然外頭天暗了,我感覺教室裡頭卻亮了起來。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無預期出現的新亮點:大家注意到的各種生活議題,以及畫面背後的畫面。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兩天像是「大道無為」的學習之旅。

 

在刻意聚合而成的時空,去學習我們其實本來就應該保有的坦承。我想人類這個族群就是矛盾,樂中於把事情弄得無比複雜,然後再大費周章學習反璞歸真。

 

我非常非常喜歡即興,但不喜歡依賴大量語言推進的限制感。這兩天有幸經歷了不需被任何目標推進,就能從站在懸崖邊緣,奮不顧身張開四肢,向深不可測的崖底跳下去的時刻。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台南稍微轉涼,但頂樓陽台的空氣仍然有一種悶熱。

潘家欣帶大家進行豪邁的揮灑畫工作坊,以抽象表達的概念,在水泥漆這個媒材的特性下,捕捉「自畫像」的線索。

短短兩小時,每個人都展現了一張圖像,我們在分享裡,聽到允許、也聽到拉扯。

家欣提醒我們 :「這張畫可能完成了,也可能還沒完成。」

謝謝參與的大家!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色列「Ebisu手語劇場實驗室」(Ebisu Sign Language Theatre Laboratory),是由7個聾人、1個聽人組成的劇團。團名"Ebisu"是團員們遍尋世界各地的宗教、神話後,找到的唯一聾神明的名字。

該劇團旨在結合以色列手語以及肢體劇場,以發展出一種視覺化、「不需翻譯」的演出—無論是對聽人、對聾人觀眾皆然。

極美的肢體表情、精準的走位、靈活的符號運用、絕佳的團體默契。

但我仍好奇「手語本身的表達性」與「戲劇元素的表達性」兩者的展現,如何平衡與合作?而,「將身體作為表演媒介」以及「將手語作為表演媒介」之間的差異同時也會帶出美學上、認知上、政治意義上的差異,值得討論。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紐約演完一場「破國族」,回到台灣又馬不停蹄演出另一齣課堂的呈現,「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TIFA)好強大!

-------

From TIFA:

【歡喜來扮戲,首演成功!】

演出後,由參與課程、演出的夥伴,共同分享過程中的心情與感受。來自五甲社區自治非營利幼兒園的家長姚怡君說:「在參與課程和演出之前,我沒有機會認識新住民姊妹,對她們有些負面的印象,這都來自媒體。現在因為直接的接觸而有所改觀。」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去看「紐約被壓迫者劇場中心」(Theatre of the Oppressed NYC)的演出,由中心其中一個論壇劇場團隊"Housing Works Troupe"製作演出,主題是" Some Things $ Can't Buy"(金錢買不到的某些東西),內容探討一位變性人在醫療權益上遇到的困難。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雙人主持的論壇,默契不錯,互相補位,也有效地將論壇的節奏扣在一種緊湊、但又試著聚焦在「人在系統中作為能動者」的可能性。事後跟主持人聊,才知道他們的訓練的確都從「兩人搭檔主持」的方式出發,有趣!

 

30分鐘的短劇包括由真人故事改編的劇情,分成好幾段小段落呈現,段落及段落之間穿插互文的情境短片,呈現了「可以用錢買到的『變更現實性別身份欄位』歷程」以及「無價的『身份認同』」。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狹小的旅館房間,到中央公園,又到紐約街頭,越南、印尼姐妹以及台灣組織工作者,不斷地融入空間,把握機會排戲練習。

還在適應時差的身體,因為密集的工作疲憊,而紛紛開始出現感冒症狀,大家卻都硬是撐起精神,終於順利正式登台,呈現新移民在台灣的歷程及政治行動。

絕對會是難忘的經驗。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來到中央公園
第一次在公園裡排戲
還沒機會舉目看到超過500公尺的範圍
就已經感受到這幾天密集工作後的身體
累積了超過500公尺的疲憊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晚我尾隨Sandie,來參與她的指導教授Dr. Carrie Sandahl在紐約的這場對談:「障礙、種族及舞蹈實踐」(Disability, Race, and the Practice of dance)。

Dr. Carrie Sandah專研障礙藝術及文化的研究,洋溢鮮明的批判性觀點;與她對談的Dr. Aimee Meredith Cox是文化人類學家,也是舞者、運用舞蹈從事文化行動的運動者。她們一位白人一位黑人,一位輪椅族一位直立人,兩位既在大學任教,也同步跟在地社群發展藝術實踐。

她們的前半部對談,主要以「障礙」及「種族」的交集出發,後來進一步將焦點拉到「舞蹈----身體」作為形式的面向。

聆聽過程中,有一瞬間我感到一種真切的觸動,因為她們這些來回的對話都好真誠且深刻,沒有賣弄理論、沒有全知的態度,反而充滿個人經驗的述說,以及從中延伸的細緻反思與同步批判。

她們都以社會正義的出發點去運用藝術,她們將自己定位在「創造、找到命名自身的新方式」的位置上,而不是「抗議」舊有的框架而已,讓我想起傅柯:「抗爭不是只有反對,而是一個創造性的過程。創造、再創造、改變現況、積極地參與過程,這些行動就是抗爭。」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