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人類有機會成為有尊嚴有智慧的生物,只要明白自己不是理所當然的高尚掌權者。希望我們早日進化成功喔!(政客、資本家、頑固不靈的保守者尤其進度落後)

 

==

 

NGO工作者的異想世界:真正的謙卑

2014-2-27 21:00 褚世瑩

 

最近同時看了兩本值得一起對照閱讀、思考的書,一本是60多歲的尋常家庭主婦瑪琳娜的回憶錄《沒有名字的女孩》(The Girl With No Name),另一本是靈長類動物學家瓦爾(Frans de Waal)的學術研究《矮黑猩猩和無神論者:在靈長類動物中尋找人性》(The Bonobo and the Atheist: In Search of Humanism Among the Primates)。

 

回憶錄的故事主角目前丈夫和兩個女兒居住在英國的鄉間,但在1954年,4歲時被綁匪遺棄在哥倫比亞的原始叢林裡,孤立無援的她在不知所措之際,碰上了一群卷尾猴。年幼的她跟著猴子們學習了覓食、攀爬以及躲避危險等生存技能,甚至學會了猴子的語言,而得以跟牠們一同嬉鬧、分享食物,或是清理彼此的身體和毛皮。這群猴子不但是她的救命恩人與朋友,讓她忘記孤獨,感受到「家」的溫暖。

 

歷經5年的叢林生活,她懵懵懂懂地跟著一對獵人回到了人類的社會。只是,在那裡等著她的並不是期待中的溫柔擁抱,而是無情殘酷的欺凌鞭打,先後曾淪為奴隸、童工,甚至憑藉著一身從猴子那裡學來的靈巧身手,搖身一變成為街童竊盜集團的首領,直到14歲那年,這個飽受生命苦難折磨、已經沒有了名字的女孩得到好心人收養,獲得「瑪琳娜」這個名字,終於開始逐漸實現那個建立自己家庭、安穩生活的夢想。

 

靈長類動物學家瓦爾,則是終其畢生精力在研究人類的近親黑猩猩和矮黑猩猩,他提出具有說服力的論據,證明動物不需要宗教,也顯示一些看起來非常像人類的道德行為,證明宗教並不是讓人類具備高尚情操的必須條件。

 

瓦爾在實驗室的實驗中,我們看到黑猩猩即使在沒有「好處」的情況下,也會幫助其他黑猩猩獲取食物,甚至在同伴獲得食物時也會拒絕獎勵自己。在野外也是如此,比如年輕的黑猩猩會幫年老體衰的老猩猩送水,也會收養來自其他猩猩家族的孤兒。瓦爾也觀察一群野生恆河猴,年輕力壯、甚至脾氣暴躁的成員,對於族群當中得到相當於人類唐氏症的猴子,也會特別容忍有耐性,不會因為這些染色體異常的同伴的脫序行為而欺負牠。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瓦爾是誰,但是如果提到在TED演講中播放的一段影片,你可能就有印象了。在那個實驗裡,來自同樣族群、且互相認識的兩隻猴子,分別被關在兩個籠子內。研究人員要求猴子拿出石頭交換食物,其中A猴的回報是「黃瓜」,B猴的回報是「葡萄」。相較於黃瓜,葡萄是牠們更偏好的食物。因此在實驗中,A猴看到B猴拿到葡萄,自己卻多次拿到黃瓜後,而表達出了複雜的情緒,不僅會將收到的黃瓜往實驗人員身上丟,還會拿石頭往牆上敲,甚至是用手拍打玻璃窗,動作相當大,顯然是生氣了,證明動物也有公平的概念,但是華爾街的股市營業員卻沒有。是的,那個科學家就是瓦爾。

 

無獨有偶的,當我第一次在《動物行為》期刊讀到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戴維斯分校的研究人員証實鳥類也會為同類辦葬禮,受到傳統想法顛覆的內心,也有同樣的巨大撼動。

 

科學家研究中指出西方灌叢鴉(烏鴉的一種)遇到一隻死去的同伴時,它們會大叫著相互通知且停止覓食,降落在死鳥的身邊並聚集在它的周圍,為其舉辦葬禮。為了證明這不是巧合,研究人員甚至多次把一系列的物體(包括不同顏色的木塊、死去的烏鴉,逼真的機械烏鴉,和象徵獵食者的大角貓頭鷹標本等)放到後院中,觀察這一區域的西方灌叢鴉如何反應。結果烏鴉對於木塊的反應相當冷淡。但當發現一只死去的鳥時,它們開始發出警告的叫聲,警告遠離這裡的其他烏鴉。然後這些烏鴉會在死去鳥類的周圍聚集,形成雜亂無章的大型聚會。它們發出的叫聲會吸引新的烏鴉來到葬禮。這些烏鴉也會停止搜尋食物,這種行為上的改變會持續一整天。有趣的是,這些本來在野外會攻擊生病的烏鴉、或是攻擊競爭對手烏鴉的鳥類,絕對不會撲向這隻死鳥的身體。

 

至於貓頭鷹標本出現時,這些上當的烏鴉則會以為獵食者已經到來,也會趕緊聚集到一起並且發出一連串的警告叫聲,甚至會猛撲向標本試圖嚇走它。

 

其實我們都不是第一次看到類似這樣的研究,比如說長頸鹿和大象,也會在最近死去的近親身體周圍徘徊,證明了動物對死亡擁有一種精神性的概念,會留意到它們死去的同類,甚至會為逝去的同類哀痛。

 

反觀人類社會,互相抨擊、踐踏卻是自認為高高之上的人類社會當中的潛規則,宗教和哲學的自負,讓很多人很難接受這種很多時候人類行為其實不如野生動物的觀點,我們不但認為自己與所謂「低等」的動物與眾不同,甚至自以為是地用「道德」的想法,對於其他弱勢者進行施加即使在動物社會中也會自我節制的暴力和霸凌。我們在瑪琳娜的回憶錄裡看到,在瓦爾的研究中看到,在華爾街的貪婪中看到,在台灣反對多元成家的遊行當中也看到,這些都是強而有力的證據。但是如果我們繼續選擇傲慢的姿態,扣上宗教與道德的大帽子,遮住可以看見事實與科學的眼睛,那才是人類專屬的真正悲哀。

 

 

 

 

 

 

 

 

 

 

 

 

 

 

 

▲《沒有名字的女孩》書封。(來源/Pegasus)

 

 

 

 

 

 

 

 

 

 

 

 

 

▲《矮黑猩猩和無神論者:在靈長類動物中尋找人性》書封。(來源/W. W. Norton & Company)

 

 

 

 

    全站熱搜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