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欠的一天

 

今天不到凌晨6點,睡眼惺忪出門搭高鐵,來到一座山上,跟一所大學的跨科系老師們工作,共渡由通識中心精心安排的教師培訓營第一天上午。

 

室內誇張的中央空調,讓我感冒未好的喉嚨更為緊鎖,身體也頻頻內縮微抖;加上不習慣太早起床,萎靡感遲遲不散,使我整個人呈現低能量。

 

沒想到,這些身體的狀況,讓我意外散發某種沉穩內斂(?)的氣場,因此創造了一場非常奇特的帶領工作坊節奏及風格,我自己都覺得很新奇。

 

這群老師的參與反應都非常熱烈,笑容朵朵開,中午好幾位圍過來問我問題,也一起圍桌吃飯。被冷氣凍僵的我,一直恍惚,卻也因此跟他們產生某種殊異的互動狀態(接近喝醉酒?),總之感覺特別放鬆、不客套、很快就聊起來,莫名靠近。

 

下午,我厚臉皮留下來跟著大家一起上課,因為主辦單位安排的課程竟然是超炫的「跑酷」(Parkour)訓練!幾位年輕教練帶著我們暖身,接著分三組到戶外的水泥地形上,練習「翻滾」、「跳躍」及「平衡」。

 

這群40-60歲為主的書卷氣老師,就這樣,輪流站在狹小的走廊扶手欄杆上走平衡、在一面矮牆兩邊翻來翻去、在樓梯及牆壁跳上跳下,最後還合作爬上一面花崗石的牆面。

 

大家過程中時有哀嚎,也露出疲憊(這實在不是平常會做的運動型態啊),但大部份人真的很認真試著完成所有指令。4個小時後,大家都累了、痠了、喘了,疲態盡現。

 

高度專注及耗損體能之後,我自己一進入室內、坐到椅子上,不到5分鐘便進入夢鄉;甚至最後集體收操時,我差點一邊拉筋一邊睡著。

 

最後我在走廊上,打著馬拉松式的哈欠,跟沿路所有老師說拜拜。一張嘴巴因呵氣連連而無法閉上,大家看盡我的口腔構造,不僅不介意,還再次親切回饋早上的工作坊心得。我的雙眼(因為哈欠而)充滿淚光,謝過大夥、留下聯絡方式後,轉身坐上計程車,又是一陣狂盹的風景。

 

結果在高鐵上,發現我竟然把會場的麥克風給帶回來了。

 

睡前,獻上超厲害的「跑酷」影片,也許夢中我也可以如此靈活流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梵 的頭像
林梵

此處即彼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