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來到另一個縣市、進入新的醫院實習。

 

因為早起、一路摸索交通、對醫院環境不熟悉、有新夥伴在旁觀察、倉促化妝更衣....等種種因素,我的身體藏著浮躁及緊繃;但因為工作時間到了,我沒讓自己身心完全落定,就開始走進病房。

 

結果跟病童互動時,馬上感受到自己的「莽撞」及卡關,當下內心有點慌,但一時實在找不到怎麼調節。尤其,身旁突然來了一位拿著鏡頭的採訪者,一路跟著我們,在有點混亂的互動下,我的心情不自覺地更浮躁了。

 

幸好,前面2間病房結束互動後,我們一走出門,資深的小丑搭檔及時拉住我,嚴肅但不失溫柔地當面給我建議,才使我當頭棒喝。

 

「我想『為你』做些什麼」的動機,原來可以這麼盲目,讓我急著「給予」,卻沒仔細關照自己的真實狀況、夥伴丟出的訊息、以及病童家屬的需求。

 

病房明明這麼大、這麼多人在場、這麼多物質資訊,一旦只知把自己的能量單向傾倒,現場不過是一場自爽的獨白秀。就算病童、家屬仍然笑得燦爛,但我內在的狀態是混濁不清的。

 

濁流如何等待清澈之河?

 

衷心接下前輩的提醒之後,我又羞又慚愧,整個人「終於」醒了。

 

接下來走入第三間病房,開始更有意識地呼吸,更緩慢地跟病童家屬搭接關係,一切變得比較鬆,允許自己去接收「環境」與我的各種關係。到了工作時間即將結束前,我心裡有一股好開心的暖流竄來竄去,因為真的感受到自己專心擁抱當下、謹慎對待的心情。

 

另外,我上週在一對一的訪談中答應過老師,要在接下來的實習中練習「大膽、冒險」,突破與人互動的拘謹界線,因此今天我強迫自己,儘量跟所有遇到的護理師、醫生、清潔人員「玩」。

 

開始勇敢玩之後,發現一個反應自然會接著一個反應,只要彼此肯玩,我們會一起在同一個「契約」下自然丟接球。有些球可以飛得很遠,帶我們忘了現實,另外創造出一個新世界;有些球離我們很近,但至少也帶我們短短出走了一下。

 

當我們開始「一起玩」(而不是「玩對方」),綻放的笑容會伴著飛起來的心情。在重症病房這樣的環境下,「笑」有非常激進的意義及價值。

 

好喜歡今天的實習,有起有落,有羞有樂,有懦有勇,有直言有鼓勵,有直覺有思考。喜歡今天的自己,還有很多可以努力呢!

 

#紅鼻子醫生訓練計畫進入第24天
#醫院院長突然來跟我們打招呼也有認真玩了一下
#今天全部遇到很願意跟小丑醫生互動的孩童及家屬及醫護人員
#前輩說我實在非常幸運啊

創作者介紹

此處即彼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