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紅鼻子醫生計畫:實習週記 Part 2
 
 
6~8月的紅鼻子醫生課程告一段落之後,因為自己工作臨時調動,我遲至昨天才首次進行培訓後的第一次入院實習。
 
事隔好幾週,忙於工作的自己一直被許多現實面向填補,8月甫結束兩個月密集培訓時的那種神清氣爽狀態,似乎已經逐漸「走味」。
 
回到南部之後,小丑式的思維及反應自然而然融入了我的生活,並帶來神奇的種種轉化(眼冒愛心)。但小丑式的「日常實踐」畢竟跟直接「以小丑角色現身的表演」屬於不同層次,因此這次實習之前,我擔心自己會不會變得太生疏,但同時又充滿興奮與期待,前一晚翻來覆去難眠。
 
之前實習時,因為自己慢熟的步調,來到新的醫院上場前,若沒有花一點時間習慣整個環境的模樣、動線及氛圍,我很不容易跟當下環境產生連結,而使身心浮躁;一浮躁便無法貼地,無法專心感受自己及他人。
 
有鑒於之前的經驗,這次我提早從台南出發,早了大約40分鐘抵達首次實習的新醫院。先是慢慢繞一圈,觀察醫院的空間格局,以及工作人員及病患家屬們的神情 、步伐。
 
比較習慣這裡的磁場之後,身心落定,我好整以暇地去廁所刷牙(小丑醫生上場前必須完成刷牙、洗手等清潔工作),然後坐在大廳座位上,拿出手機開始聽一些待會上場時可能會用到的歌曲,等待跟從來沒搭配過的2位前輩碰面。
 
由於有前面這段獨自進行的自我準備,跟兩位前輩碰面之後,一直到進入準備室換裝、走到走廊開始演出,我都充份感受到自己身心狀況的放鬆、開心及安穩,跟前面幾次的實習明顯有很不一樣的改善,心裡忍不住揚起一股踏實的感覺。
 
不過,演出結束後,在旁邊當觀察員的前輩、以及跟我搭檔的前輩,兩人都回饋覺得我的步調太快,意思是不夠專注在當下,沒有找到一個遊戲之後將之推到極致;相反地,我總是一直撿起點子之後就放掉、撿起點子之後又放掉,以致於我的搭檔常被拋在後面,必須緊緊追著我的反應變化。
 
他們提醒我:「速度要再慢一點」、「要更打開感官去覺知身旁夥伴的反應」、「去感受環境裡的狀態」,聽了他們的回饋,我感到既驚訝又慚愧。
 
驚訝的是,我感覺自己這次已比之前實習更慢、更放鬆、更能等待,但旁人看在眼裡卻仍是「像騎馬一樣往前直奔」(前輩還好心做出騎馬狂奔兼呼喊的動作示意,讓我充份理解我衝得有多快Orz)。真的是這樣?怎麼會這樣?我對自己的判斷怎麼跟別人有這麼大的落差?我應該怎麼更明確地去改進?
 
慚愧的是,他們的回饋,跟之前實習的前輩給我的回饋是一樣的,原來我在醫院做小丑演出時,會不知不覺跟搭檔失去連結,卻一直以為自己跟夥伴「同行」。是不是我太把焦點放在「要做些什麼」的「目標」上,以致於執著於達成任務,而忘了小丑最珍貴的其實是跟周遭人們的「互動過程」?最重要的不是「我要找到有趣的梗」,而是跟周圍的人們「一起」專心投入某個過程,好好地去感受、去反應,然後經歷最後「竟然失敗了」的落差張力。
 
這次實習,整體而言玩得很開心,不過充份感受到只要隔一段時間沒有做小丑的練習,自己很容易失去某些敏感度,掉入跟小丑精神背道而馳的方向。
 
小丑的即興表演看起來雖然輕鬆,但背後非常需要大量、有意識的鍛鍊及嘗試。重要的是透過小丑活在當下,認真反應、不要太想快速找到事情的解決方法。小丑的「輕盈」不是用「演」就可以「演」出來的,輕盈的背後有深沈的智慧重量。
 
每一次的反思書寫,其實不是因為過度執著,也不是因為太在意自己在演出時的不完美,而是希望紀錄自己在練習當一位小丑醫生的過程中,自己如何可以先被打破、被鬆動。
 
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大智若愚的小丑,跟搭檔的小丑夥伴共行時,跟病人、家屬及醫護人員相遇時,都能更有覺知、有彈性。希望我的小丑能真的在醫院的固定環境框架中,一步一步把「異於現實」的各種可能性活出來。
 
我已經開始期待下一次的實習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梵 的頭像
林梵

此處即彼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