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和土地—戲劇工作坊」

用3小時的工作坊,去經歷一個社區的60年歷史,時間的密度及情緒的重量實在超乎前一天「紙上彩排」時的想像。一工作完,我罕見累得雙眼渙散,甚至失心瘋點了一盤冰淇淋鬆餅加甜滋滋的抹茶牛奶,好像一定要讓血液中的螞蟻咬我才有辦法回神。

新竹市香山區「樹下社區」是一個被工業區包圍的農村,是台灣社會當年「以農業培養工業」的見證者。社區內,有許多農田被賣給工廠、許多農夫轉當廠工,工廠廢水也在沒有妥善規劃硬體的情況下,長年跟灌溉渠成為「好朋友」,為社區農田帶來重金屬的深情「滋養」。

將近20年前,政府強制社區廢耕,瞬間改變在地農民的生活重心。無人敢耕種的農田通常只能枯草叢生,「土地」因此離居民的生活焦點越來越遠。到了今天,幾塊復育成功的綠田生養著漂亮的蔬果,但依然跟工廠比鄰而居。

這是一個社區的故事,也是台灣很多角落的。

有怒、有笑、有淚水,這3小時的工作坊像一杯濃縮的咖啡

-----

工作坊其實帶得很混亂,有很多需要更精簡的地方,幸好有 Suchi Wu的靈活補位及即興功力,讓我在場上穩了200顆心;幸好有「竹塹城社區願景協進會」一群年輕人的聰穎開放,隨時協助扮角發言,刺激大家思考。而工作坊後的反思,飽滿、層次豐富,讓我深深覺得,可以跟一群有想法又有創造力的跨領域年青夥伴共事,真是一大幸福!

-----

照片:請每個人寫一段話送給土地時,經過巫婆在旁幫忙釐清及書寫,阿嬤想留下來的一句話是:「土地:我希望你可以很好。」旁邊畫有一隻看起來正在振翅的鳥。

(From巫素琪:開心又感謝可以跟一群年輕人,嘗試用戲劇在社區跟居民一起反思,自己跟土地的關係。有位阿媽雖然常常說不出口,可是又願意三個小時認真地參與我們,我問她是否要畫個什麼送給土地?她又歪著頭開始陷入深思許久,接著,我試著提供許多素材給阿嬤,我念了許多,她一聽到小鳥,雙眼一亮,毫不猶豫拿筆揮毫,哈!)

#喜歡跟長期耕耘在地的社區工作者搭配合作
#喜歡跟他們來回討論為何想要劇場進場協助的過程

#無意捧高特定社區頭人的功勞
#但一個領導者在位置上扛起責任之後為週遭帶來的不同刺激需要被紀錄

#我了解跟我感受到有時是不一樣的兩件事

 

創作者介紹

此處即彼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