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在台北兩個多月,彷若一場夢的「紅鼻子醫生」訓練,一眨眼在今天告一段落。

 

結訓前的最後一次團體討論,我流的眼淚量比從小到大所有的畢業典禮還要多 (母校表示:___)。

 

有多久沒有這樣?週一到週五都跟同一群同學整天攪和在一起,目睹彼此從一開始到後來的各種改變。所有人的脆弱、窘迫、意氣風發、瘋狂、憨呆、聰穎....都被徹底見證,想遮也遮不了、欲逃亦逃不掉,於是我們漸漸習慣、接受了彼此的模樣,但永遠都會發現新驚喜。

 

千言萬語,可以流的淚都流了,可以笑的也笑了,能寫的則都寫在交出去的報告中了;至於還寫不出來的那些,時間會慢慢印在我的生活軌跡裡。

 

用我們一開始的定裝照,來紀念這個階段的告一段落。這是每個人的小丑第一次正式出來見世面、被彼此看見的一天。那時我們也許還不是很清楚小丑原來是這麼艱深的一條路,但我們都這麼開心地來到這個世上。

 

#身為班上的唯一一位中年代表覺得很有意義
#屁啦其實很戒慎恐懼
#最後一週是密集的小丑個人呈現,壓力大
#每天回到住處都累到可以馬上以各種姿勢睡著

 

創作者介紹

此處即彼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