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前開始,便出現病懨懨的狀況,過年期間正式進入咳嗽、昏沈、燒聲、鼻涕的循環。總是胡亂地吃些什麼之後,倒在床上,醒了又再次昏去。在這種低迷脆弱的狀況下,小年夜的大地震,以及後續接踵而來的新聞、圖片、文章、感言,都教我體驗到莫大的微小,以及那麼微小的巨大。

 

身邊好多人都動起來了,此起彼落地問著:「我們能做些什麼?」此刻我的鼻涕漸稀、精神漸清晰,心裡卻忍不住一直繞著一個奇怪的問題:「我們無法做的是什麼?」

 

找到我們無法做的,也許那就是需要花時間同步試著做的。某些「無用」的工作等待著「大用」,而且不只為了這次的震後。

 

隱約莫名的念頭揮之不去,督促著下一步的可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梵 的頭像
林梵

此處即彼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