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取之不盡、吃之不竭的花生米,會那麼剛好地灑在飛雁新村開放政府的手冊草稿上呢?而且就在已經晚上9:30、理應禁食清心的此刻?



為什麼寫飛雁新村的公民審議短片腳本,會比寫論文還要痛苦呢?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梵 的頭像
林梵

此處即彼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