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被觀眾譽為「喜劇」風格的一人一故事劇場演出,好久不見的老面孔們,完全沒有年華老去的蒼蒼(?)。

 

座談時,有觀眾覺得這種劇場比諮商更療癒,我心裡感慨:重視自我覺察及情感表達的劇場等藝術活動,本來就該是生活的一部份,跟喝水吃飯一樣重要。平日我們的情緒如果有越多自然流動、不被壓抑的生活化管道,事後的爆發及補救需求自然較少—當然,去除社會的結構性壓迫所讓人產生的異化,是更根本的治本之道。

 

可惜,這個社會向來輕「預防」而重「治療」,我感覺人們似乎不再是自己情緒的主人,流動的工作總覺得交負給心理專業者才安心,源於生活、源於表達需求的藝術反而比較像是風花雪月的娛樂、奢侈、或是「有天份」的人才能從事的事。

 

當人們有機會在創造性的藝術表達及交流中,獲得紓發情緒的暢快、或被接納的感動時,常驚訝「原來」藝術「也」跟心理諮商一樣有「療癒」的效果,但親愛的,我想,所謂的「被治療」感覺,絕不只是因為某種症狀被解決,而是因為你重新找到表達真實己身的方式,當你重新跟自己的內在連結,並讓所有情感沒有阻礙地滾動,天地的能量自然會向你身上接通,源源不絕,傷痕有了被擁抱的可能,淚水笑聲一樣珍貴。

 

不管是哪一種出櫃/入櫃的故事,述說的主體都是那個渴望真實順應自己的靈魂吧。

 

一人一故事劇場在台南  

創作者介紹

此處即彼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