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柳營帶文化局的社區劇場營,接觸到來自不同社區的學員。

其中一位皮膚黝黑、臉佈皺紋、表情乍看有點嚴肅的阿伯(現場唯「二」的男性),身體語言跟態度非常開放而柔軟,頻頻為全班帶來驚喜跟歡笑。

他說今年剛從營造業第一線退休,被問到為什麼來參加劇場,他說柳營旁邊的工業區造成空氣跟水的污染,他很希望透過劇場去表達在地社區居民對污染的抗議。

「雖然知道只會是『狗吠火車』,但是不吠不行,還是得吠,要說出我們的心聲。」記得他是這麼說的。

他的堅定讓我特別被觸動,心裡充滿期待之後的各種醞釀可能。

創作者介紹

此處即彼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