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媽媽偶然爆發的情緒化反應,我總覺得像是萬箭向我飛來。

剛才站在陽台門口,聽她激動抱怨,我的心被激起了怒氣,但同時又詭異地以近似靜觀的立場告訴自己:「聽看看她的想法,那是她的真實個人狀態。」

最後我一如反常沒有說出任何代表我生氣的語言,而是以既是自己又彷如第三者的角度說:「哇,妳真的很堅定。」然後轉身下樓(逃離?)。

這真的是玄妙的一次經驗,我知道她的脾氣是她過去所有生命歷程的累積,我知道要練習同理,但同時我仍然無法忽略被激怒的我,那也是真實的我。

此刻我突然想起那次上工作坊的一個學習:「刺激—反應」,面對刺激,尤其是來自親人的刺激,我實在很難不產生直接無修飾的反應,但現在我意識到,在「刺激」跟「反應」中間的往返時間,我似乎可以有意識地介入,去促成不同的緩衝轉化。

以我從小就直腸子的個性來說,直接表達情緒對我是最暢快自然的,不過看來現在我必須正視自己的功課,調整呼吸,面對各種不甚愉快的刺激,然後嘗試改變。

 

很痛苦也很煩,不過我需要這項磨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梵 的頭像
林梵

此處即彼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