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關於團隊議題,我的想法:

.........看起來,也許我們是在談劇團如何與新團員彼此吸納,但我覺得往下的核心,與整個團隊的運作模式及風格有關;再進一步探索,團員面對團隊運作的態度、如何定位團隊願景與發展目標,可能又是真正的基礎。

當然,也與我身為其中一位成員,如何選擇面對這個團體、如何選擇身為一份子的方式有關,我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我提出了真實的想法還是保持沈默?為什麼我說出來了?為什麼我沒說出?我愈來愈確定,每一個體都會影響團隊,擅長發言、習慣發動的人,影響力明顯較大,但習慣隨和、或較沈默的人也正在影響著,我還一直在反思自己的參與狀態及原因....
 
劇團的風格如果走歡樂及情感連結傾向,當然好、也必要,因為劇場怎麼能沒有這些最人性的基礎?只是我自己也一直試圖在這些歡樂、情感之外,尋覓還有沒有更吸引我的進一步目標?而團體運作除了強調情感連結,有沒有辦法站到較高層次,思考更廣大的具體現實面向?

聽聞其他國家團隊的運作制度很明確,我想一個團隊如何確定經營模式,一定有掙扎,因為必須一直站在不同高度廣度,去思考辯證到底什麼是適合這個團的方式… 真的很難。

一人一故事的確是一種即興而柔軟的劇場,但要留意是否過於以即興及柔軟去經營一個團體。另外自許以「雁行理論」運作的團隊,表示團隊重視成員的平等與補位,我覺得也必須更進一步去思考:「雁行理論」強調飛行過程中彼此合作,但這群雁到底要飛向哪裡呢?只強調關係的平等,我覺得是不足的。

這一年多帶社區朋友做常態的playback練習,讓我在playback上有很多新刺激及重新提醒,也助我更想更聚焦在真正渴求的事上。目前這段空白可以讓我好好思考,也許會有不同的參與模式。

創作者介紹

此處即彼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