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不是習慣「口語」的人,講話常結巴,甚至懶得開口;就算開口,表達能力並不好,很少完整表達出我腦中想的內容。

因此,如何在演出或日常溝通中,減少對口語語言的過多依賴,一直是我極為感興趣的事。

對非語言的好奇,讓我總是不斷醞釀。之前提出發想,邀請平常與聽障生工作的W合作,一起在PBT台灣聚會帶領「大家一起來『失聲』」工作坊,事後發現反應普遍不錯,讓我更想繼續探索。
 
去新加坡參加playback的三個工作坊時,幾次與不同國籍、語言的朋友一起演出,我極自然很少使用語言,仍順利演出teller actor,事後也獲得其他人的正向回饋,這讓我更堅定自己的風格。

這一週跟台北【知了劇團】的聽障團員通信,討論到演出如何使用或不使用語言,我們相約日後繼續分享交流。

所以我告訴自己:更專注使用身體,聚焦語言不易觸及的寬廣地帶,讓我用身體的存在來「說話」。透過降低滔滔不絕的演出,去擴展故事裡的更多「聲音」。

這實在令人期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梵 的頭像
林梵

此處即彼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