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在不同社區進行社區劇場課程,遇到各式各樣挑戰,如:成員的出席穩定度、團體氛圍的凝聚與調息、討論的深度.....。

當各種大大小小的「不順」出現時,我第一時間的反應,通常很「人性」:「哎呀,怎麼會這樣!!(皺眉頭)」。可是抱怨之後,「理性」的自己就馬上跳出來:「沒關係,在社區進行課程本來就是這樣,總是充滿大大小小的變數。

除了社區先天條件與體質,我自己是怎麼準備、應變、檢視這課程的進展過程呢?我怎麼看待所謂「順利v.s.不順利」?什麼叫做「順利」?我是不是對帶課程懷著某種「完美、順利」的期待或要求?

這陣子的一些過程,讓我清楚看見自己的某些侷限與不足,所以我一直在做各種觀察與調整,想辦法在每一堂充滿「變數」的課堂上,找到有效應對的方法。


然後,昨天的兩堂課上,我幸運地感受到屬於社區劇場的特殊魔力,在某個神奇的瞬間,在我們身邊真實流過。


一是上午的課,作分組討論創作時,有一組決定要呈現其中一位媽媽所分享的故事,而這位媽媽平常在團體中顯得較文靜、內斂

正式呈現時,這位媽媽站在所有人面前,演出自己過去擔任志工的一個真實經驗,突然間,她緊張得全身顫抖,全部的人都看到了,但她轉過去深呼吸幾口後,從容不迫地轉回來繼續演,自信而無畏,不僅順利演出她在那個真實經驗中所表現的智慧,同時也忠實呈現了此時此刻的她,如何勇敢無畏地,在眾人面前克服了自己的不習慣或恐懼,進而分享、表達、深化了一個對自己具有特別意義的生命成長回憶。

二是下午的課,這堂課的成員從一開始就不穩定,每堂課常是不同的成員來參加,團體動力建立困難,活動的發展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昨天我先後給了兩個小小的主題,請大家分組分享、呈現,希望藉此刺激她們練習團體的分享、親密與合作。

平常參與狀況鬆散的成員們,一開始的討論並不是非常順利,但沒想到上台呈現時,每個人越演越自在,她們將真實生活的細節都信手捻來地應用在劇中,演來自然流暢,對話滔滔不絕,互動充滿生命力,演出也一再加料、劇長一再增加,整個呈現真實自在極了。

演到最後,成員甚至high到故意讓劇情有些小轉折,藉此拉台下的觀眾,上來成為劇中的角色之一。演到最後,所有課程成員(包括我)都成了劇中的「社區鄰居」角色,一起吃著隱形長桌上的隱形晚餐,一起放著隱形煙火,一起跳著舞,所有人無比開心地同樂,一起在這個看似「虛幻」的劇場空間中,再現、甚至強化了她們真實生活裡的真實經驗,而且是在集體參與的過程中,共同體驗了這個對她們來說,屬於「正面」的社區互動經驗。

在大家high到一起舞動、一起「放虛擬煙火」的時刻,「舞台」與「觀眾」之間的界線被自然地抹去,我們無比順暢地進行了一場集體儀式—將大家真實生活中值得慶祝的時刻,拉到此時此刻,再度集體經歷過一次,而且完全沒有尷尬或不自然,全部出於自發。

 

在此次不是太「順利」的課程計畫過程中,可以在昨天同一天裡,在上下午兩個不同的團體中,親身經驗到真實微妙的能量在成員之間流轉,重新咀嚼了在「社區」裡進行「劇場」課程的迷人之處。那種難以言喻的驚喜與舒暢,彷若被一陣春風吹拂,明明抓不到,卻如此真實的存在。

 


DSC00883.JPG

創作者介紹

此處即彼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