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傳統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初淑英老師邀請我參與土城國小擊鼓樂團的寒假集訓,我可真是嚇了一跳。

腦筋總是動得很快、且願意嘗試各種創意之可能性的淑英老師,請我將我學習的韓國杖鼓的特質—親切的鼓點、易於攜帶而適合上街頭與民同樂—作一些改編及創造,融入到鼓團既有的中國腰鼓,讓小朋友練習,以作為土城聖母廟元宵節大遊行的表演曲目。

一向總是不太擅長跟孩子相處的我,從沒帶過戲劇活動之外的「教學」,而且韓國杖鼓從「我自己打」到「改編創造」可是件大大不同的事。不過,雖然一開始相當徨恐,在淑英老師持續的鼓勵之下,我決定咬牙答應,給自己一個挑戰及訓練,這對我跟孩子們可都是第一次。

於是,過年前整整兩週、每天各3小時的寒假集訓,我都跟中低年級的25個小朋友一起工作。

第一堂課,面對眼前各種大小不一、名字不詳的中國式傳統鼓,聽著小朋友打著快速而富中國味的鼓曲,我頓時感到相當心虛而恐慌。「天呀,我到底在這邊做什麼呀?我怎麼會答應呢?我真的『準備好』了嗎?我真的『知道』要怎麼『教』他們嗎?」太多問號,在我心裡擾繞。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人果真是習慣的動物,經歷上次土城鹿耳門媽祖造醮後,這一回參加西港刈香,我發現自己不再時時感到新鮮,對許多畫面心平氣和,心態有些微妙的轉變。

仔細想來,除了地理熟悉度、情感連結、地域人文聚落景觀、藝陣類型、神明形象、友伴....等諸多因素不一樣之外,到底還有什麼原因,使我參與的心情有了不同的狀態?

好幾次當我站在擁擠的人群中,拿著機器猛拍時,有時瞬間我分不清楚,究竟我按下"Record"鍵,是為了獵奇、為了純粹留作紀念、還是真的為了為自己留下「溯源(傳統)」的功課?

作為一個時時捧著相機與攝影機的群眾之一,我究竟是用什麼角度及心態,來觀看、參與這樣的民間盛事?在西港現場,許多事與上回鹿耳門廟有著相似的樣貌,而我該如何去咀嚼、理解它背後的狀態?

如果我只是一味以「觀光客」的心態參與,就算我可以非常有耐心地坐在那邊一次看4、5個小時、就算我非常專心,那些在我面前發生的種種,仍會在我離開現場後,消失在腦中。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天去上社大的宋江陣課,由於兩週沒上了,我重頭跟著小師父複習祖師拳。

這一次,我在小師父的帶領下,不趕進度,純粹一招一招調整身體的姿勢細節,教練也三不五時過來提醒我該注意的地方。

回想,當初我喜孜孜報名這個宋江陣班,第一堂課來到活動中心廣場,竟發現全班20幾人都是男生,而且是從國小、國中、到高中的小男生,現場只有我一個女生,大人。

當下我覺得有點尷尬,那些小男孩也刻意跟我保持距離,沒有人敢過來跟我講話。

教練將學員分成舊生與新生兩排,由舊生擔任小師父,挑選新生當徒弟。當新生剩下的人越來越少,我還是站在那邊,沒有人敢選我,舊生看到我時都趕緊把眼神移開,避之惟恐不及,他們大概覺得教我是件麻煩事吧。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週將我拍的土城聖母廟造醮影片,上傳到網路後,沒多久,信箱收到一封署名為「正統鹿耳門聖母廟」的信。

原來是聖母廟的文宣組工作人員,上網搜尋到我的部落格,看到我拍的影片,想問我可否提供檔案給他們蒐集。

正好那天我會去土城帶課程,而我習慣在上課之前進廟裡跟媽祖說說話,於是我們約在廟前面交貨。

晚上的廟前人數稀疏,寫信給我的工作人員是一位年輕的小姐,旁邊還有一位先生,我們三人順利相認。

聊了一下,才知道原來那天媽祖出鑾時,廟方聘請的攝影紀錄人員並沒有拍到天上太陽的圓光神蹟。他們上網來到我的部落格,看到我的影片中,清楚拍到了整個圓光的樣貌,而且我拍的位置正好在媽祖轎一旁不遠處,恰恰是他們需要的。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上週日清晨5點多,去拍鹿耳門廟媽祖廟造醮出鑾儀式,一直拍到下午快1點。

雖然疲累、口乾舌燥,但見識到許多奇幻而有趣的陣頭表演、與現場絡繹不絕的神明/將爺們擦身而過,最後還跟現場信徒一同見證天上的「神蹟」。

部份片段剪輯如下。

為了上傳到網路,檔案有很大的壓縮,畫質並不是很美觀。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pr 13 Mon 2009 23:40
  • 氣派

前天晚上,開車去拍攝媽祖建醮最後的眾神回駕儀式,因神明數量實在太多,而陣頭演出熱情,眾廟向媽祖告辭的速度變得非常緩慢。

我一直拍到凌晨2點時,現場還有一半的廟神(約60幾隊)仍排隊等著入廟,睡眼惺忪的我已經累得精神恍惚,我想我可能沒有神力加持,只好先告辭回家。

回家路上,我撐著雙眼、握著方向盤、直視前方。對面原本無車的車道,突然有一台「開路鼓」及載著神轎的小發財車,遠遠閃著各種顏色的燈泡與霓虹燈,喇叭播著高分貝的北管熱鬧樂音,瞬間,呼嘯奔馳飛過。

在此時車輛稀少、兩旁都是魚塭而一片寧靜漆黑的凌晨台17線上,我跟這位同樣正熬夜、趕著回廟休息的神明短暫交身而過。

相較祂那專屬的聲光氣派,將回家路照得如此亮眼而閃耀,我這個一樣在趕路回家、但只會想打瞌睡的平凡人,真是太不起眼了。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深呼吸,我聞著全身上下的煙炮味。

今天凌晨4點多,我悄悄從淑英老師家醒來,騎車來到聖母廟,準備拍攝「正統鹿正門聖母廟」已丑科造醮第三天出巡遶境的出香儀式。

六點,遶境出香的開路先鋒正式從廟前出發,接著是120隊來自全台各地(還有來自澎湖)的神轎、文陣、武陣,排山倒海在廟前廣場排成好長一條龍,等著來到媽祖面前請安,告訴祂:「我們要出門了」。

眾神明乖乖排成一長排,各陣人馬耐心嚼著檳榔等待;高大的將爺們在人群中,氣魄地大幅擺動身體;各廟宮的鼓聲、樂音不斷,交織成奇特的律動感;遠近不斷燃放的鞭炮與沖天泡聲,遠聽像搔癢,近聽像一連串撼人心跳的電擊聲,我整個人常常站在漫天的白煙灰霧中。

那些流暢的種種儀式與規矩,那樣眾多與我交身而過的神像,在大太陽底下拍了一整個早上6個小時後,我忘了這究竟是神的國度,還是人的世界?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