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心情 (45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帶著書包輕鬆走進禮堂的600多名高二生,準備迎接一週內唯一能夠16點就放學的日子的最後一個行程。今天是他們這學期唯一輪到的一場週會。

 

此刻短暫相逢在彼此生活中的截面;


握著麥克風時的有所為、有所不為(需要智慧及自制);


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天前的厚雪仍歷歷在目,被風寒擊倒後,窩在房裡昏睡,讓發燒逐漸退去的沒日沒夜也是。

 

當智者在生前問"Can we be back to normal?",已經回到台灣、只剩咳嗽的我在想的是:「我想要更有智慧及彈性,好好承接各種必然的變化。」

 

不是只有雪會融去。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20 Tue 2016 11:36
  • 紐約

一出機場,沿路跟兩位外表很酷的年青人共乘uber,他們分別在充滿工廠及倉庫區裡的住宅下車,帶著滑板及大包包,像要急著逃開些什麼。

路上經過一個區域,路上都是穿著黑大衣、戴黑禮帽、留著落腮長鬍的男性猶太人;有人手裡拿著厚厚的黑皮書,穿梭在車水馬龍的街頭,有人則不知為何,整個人漠然佇立在街口,一動不動,我一個轉頭與全身黑的他四目相接,瞬間著實嚇了一大跳。

塞車塞了快一個小時,令人煩悶,我跟口音濃重的墨西哥裔司機說,來聽你剛才播的拉丁歌吧,他在後照鏡裡對我笑了一笑,然後喇叭響起Shakira的動感歌聲,以及其他歌手的溫柔,這些音樂拯救了被塞車困住的我。下車後,我對他說久違的"muchas gracias",真心的。

來到住宿的民宅,竟然是一棟1830年建的古董老房子,整個地下室都是給我住的,超級古樸風味。在這裡,靜靜坐著總會覺得雙耳鼓鼓的,原來是地鐵的震動音波,隱隱地從底下傳來,跟耳膜碰撞。

走出民宅,旁邊住樓已被商人買走,工地一塊接著一塊,正忙著改建成每個月「只」需4,000美元租金的大樓,推銷廣告說「人人都負擔得起」(?!),我的host說兩年前這些樓房根本就不存在呢,被割開的天際線。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抵達芝加哥的第一個小時, 在地鐵站售票機站了許久,每個字我都看得懂,但就是分不清楚幾種票種的不同 。(事先完全沒做功課的下場)

旁邊一個正在買票的人問我 : 需要幫忙嗎? 接著陪我在機器前面花了至少10分鐘,也是一直搞不定我的大鈔及信用卡。

最後他拿出他的簽帳卡,刷了我的地鐵票5元美金,當我要拿錢給他,他卻搖搖手說沒有關係,接著轉身進站。

車要開了,我低頭匆忙把錢包塞進包包,當我再抬頭,他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人海當中。

一開始便遇到了天使,也許這趟美國行會繼續充滿善意。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本週即將進監所跟同學互動的前夕,看到令人痛心的事件,以及網路上巨大的恨意漫天倒海而來,我感到莫大的沈重,有些人丟出的話語讓我無法不打冷顫。

 

一個人生活在社會上的基礎保障及支持資源系統,絕對需要被政府列入明確的施政進程裡;一個人生而為人,在集體社會所需要的情感連結及成熟感,除了應享有制度上的保障外,也絕對需要被你我他放進日常生活的敏感、關照及實踐中。最好的「治療」一定是包裏著「預防」的觀點及行動的呀。

 

死刑是一個太便利的「解決」方法,因為它只解決了個案,卻無法動搖全體;尤其憤怒呀正義呀常是健忘的,等下一波腥膻色的新聞出現,應該被監督的事情又被丟到腦後。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在高雄坐公車,從我上車到下車的短短20分鐘內,沿路每一站上車乘客幾乎都是中年以上的長輩;而且不知為何,越後面上車的人年紀越大、人數也越多,有一站甚至是4位白髮蒼蒼的阿嬤在路邊站成一排,一起舉手向公車招手,好可愛。

 

每當有人上車,較年輕的一輩就起身讓位,很快地,全車有位置坐的人都已經是60歲以上的長輩,偏偏後來上車的長者更年邁,於是每一站都有白髮的長輩站起來,向那些頭髮更白、背更駝的長輩招手,要他們來坐自己的位置。

 

我擠在公車一角,被各種風格的長輩們包圍,看著長者不斷地起身、招手並呼喊、將位置讓給那些比自己更年長的人,然後偷聽其中一組互不相識的讓位者與被讓位者的閒聊: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年前開始,便出現病懨懨的狀況,過年期間正式進入咳嗽、昏沈、燒聲、鼻涕的循環。總是胡亂地吃些什麼之後,倒在床上,醒了又再次昏去。在這種低迷脆弱的狀況下,小年夜的大地震,以及後續接踵而來的新聞、圖片、文章、感言,都教我體驗到莫大的微小,以及那麼微小的巨大。

 

身邊好多人都動起來了,此起彼落地問著:「我們能做些什麼?」此刻我的鼻涕漸稀、精神漸清晰,心裡卻忍不住一直繞著一個奇怪的問題:「我們無法做的是什麼?」

 

找到我們無法做的,也許那就是需要花時間同步試著做的。某些「無用」的工作等待著「大用」,而且不只為了這次的震後。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這麼害怕,這個地震的晃動真的很劇烈,整個人只能抓著棉被、腦袋一片空白。

 

一搖完,呼吸還很急促,就聽見窗戶被強風吹得震震響,冷風呼呼地捲進來。

 

然後門外是一連串救護車警笛的開始,一台接著一台、一台接著一台、一台接著一台。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8 Thu 2016 00:39
  • 蠢蛋

隔壁的喵爺對我們越來越冷漠,常令我們覺得心碎。

 

剛剛我在門口一直叫牠,牠一派悠悠,坐在機車上直視前方,完全無動於衷; 心急如焚的我只好伸出手不斷用力上下揮動,想吸引牠注意。

 

一段時間後,牠終於緩緩地轉頭過來,定定地盯著我,我當下覺得被鼓舞,更熱情地對牠用力揮手。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31 Thu 2015 17:46
  • 2016

多久沒好好地放空,什麼都不想,又或者只是輕輕想著微小的桌椅或角度、眼神與韻味?


白髮的網絡已經串連起來了,它們像暴民一樣集結在我的頭皮上,藏在黑髮的蔽護下,耳語說著造反的日子。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好長一段時光泡在找不到人生目標的憂愁視野裡,但這份個人式的茫然,在進入社大全促會工作的期間,因為社會意識的啟蒙而逐漸中止。


那是因為孝信老師跟又一位林老師對於「影像教育小組」的期許及信念,啟動了我對於藝術媒介從事社會參與的認識,原來當人有機會拿起攝影機說自己的故事,力量這麼大。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早開心坐上飛機,準備前往澎湖跟老面孔們進行劇場課。飛到一半,機長廣播說馬公機場因遇大雷雨,能見度未達標準,機場關閉,我們必須在空中盤旋等待。

 

飛機在氣流中顛簸,全身緊繃的我抓著手把,胸口緊縮,胃部翻攪,開始頭暈作噁,還差點吐出來,難受之餘忍不住開始反省自己這一生是否都問心無愧。

 

此時,窗外望去盡是白雲緲緲,飄得無欲無求,這架承載近百人生命風景的巨大飛機,在雲海中不過渺小如豆,一點風雨便能撼動我們的一切。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按捺了許久,昨天決定早起,閉上眼,說出問題,抽出的是一張歡喜的塔羅牌。

 

我愣著望,它是否聽錯我的問題?目前這情況,怎麼看都使人帶淚,如何正向看待?

 

我尊敬地向它道謝,又再重覆了一次我的問題,抽出第二張,一樣滿滿的相信與平順。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我展現了自己久違(?)的肌肉及陽剛氣質,走路有風,北門高中的同學真可愛呀真可愛!

 

a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嚴肅討論事情的時候
像小孩般玩耍的時候
伶俐回應世故的時候
必須裝傻放空的時候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6 Mon 2015 23:13
  • 豆漿

沒有什麼時刻比每週一個晚上,使出吃奶力量、用雙手扭擠紗布裡的豆渣(臉部也糾結)、最後煮出一鍋沒燒焦的漂亮豆漿,更來得有存在感了。

(攤坐)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2 Thu 2015 23:19
  • 不懈

因為沈沈的生理痛及鎖喉的感冒,在家靜靜睡躺了兩天,昏閉的身體放下工作、翹掉幾堂課,唯一記得的是源源不絕的溫開水。

 

偶爾看臉書及新聞,知道地球依舊很忙,謾罵與喜悅,批評與滿足,艱難與順遂,剝奪與捍衛,流血流淚及掌聲。

 

專心跟呼吸相處,沒有什麼不理直氣壯。於是一點一點吃掉澎湖寄來的麵龜,希望牠身上的吉祥話落入我這裡( 謝美娟 you rock!) ; 或者雖然看破隔壁喵爺跟我爸的情誼(只)建立在小魚乾份上,笑容還是願意每日贈與不懈。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早到晚進行了三場高濃度訊息的討論,晚上當我已經頭昏腦脹,突然聽到G兄轉述了一個大時代底下,小人物顛簸終生而懷恨的真實故事,「他(們)在等待人生的最後一場戰役。」

 

戰爭從未止息,於外於內,最後我們都只是希望,自己可以擁有一個小確幸跟大幸福並存的人生吧?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常覺得,樹木、大自然怎麼被人類對待,其實就反映人跟人之間如何彼此對待。



為了滿足當下的慾望,被犧牲的總是沒有聲音的那些。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1 Sun 2015 23:17
  • 影響

她一直不是個有群眾魅力的人,不擅長說話,不擅快速以語言回應,但偏偏常接到演講的挑戰,要述說自己。

 

幾年下來,某些漸進的轉變產生了,那個不起眼的女孩一樣在人群中不顯眼,只是她開始以另一種自在的方式,搭建她對這個世界的影響。

 

每個人都對其他人帶來影響,每個人。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