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一段迷懞的時光,好好經歷低潮,才能重新反思過去十年受到啓蒙之後的實踐歷程,進而重新理解一些看得見與看不見的道理,澄清信念、方法及位置。

在論文仍在最後掙扎的階段,我其實已經迫不及待承接過去的滋養,邁向新的步伐。

而一切就是安排得這麼剛好,在這個轉換的過渡期,我在協助Jiwon工作坊的翻譯過程中,透過兩種語言的轉換及系統化的分享架構,那麼盡情地重新穿越Boal的影子,並再次體驗到十年前自己的奮起。

有些東西的質感不太一樣了,甚至有更多冷靜,但它們的血肉仍如此逼近。

於是乎,有時會覺得翻譯的話並不是透過我個人的理智思考而產出,而是透過那個歷久不衰的、龐大的、懸浮的、又接地氣的吶喊與意念。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