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苦悶論文期之必要 ]

 

咬著牙,捐出幾張藍色小朋友,陪我單日往返台北台南,連看兩場台北藝術節演出。這個時候我特別需要讓自己泡在表演裡,紓張某種過於偏執的目光。

 

這是我第一次看英國侯非胥.謝克特現代舞團,整個演出從強大的聲響開場(如神諭一般的旁白迴繞,以及猛暴的音樂),在反覆裡增加變形的結構中,藉由各式形式的對比,舖陳出權力的見與不見,以及暴力的不見與見,包括:旁白與舞台動作的反差、圖版圖像組合的類比、動物性動作與文明舉止的內收、合群與獨立、融入與駕馭、暴戾與歡樂...等。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