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3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本週即將進監所跟同學互動的前夕,看到令人痛心的事件,以及網路上巨大的恨意漫天倒海而來,我感到莫大的沈重,有些人丟出的話語讓我無法不打冷顫。

 

一個人生活在社會上的基礎保障及支持資源系統,絕對需要被政府列入明確的施政進程裡;一個人生而為人,在集體社會所需要的情感連結及成熟感,除了應享有制度上的保障外,也絕對需要被你我他放進日常生活的敏感、關照及實踐中。最好的「治療」一定是包裏著「預防」的觀點及行動的呀。

 

死刑是一個太便利的「解決」方法,因為它只解決了個案,卻無法動搖全體;尤其憤怒呀正義呀常是健忘的,等下一波腥膻色的新聞出現,應該被監督的事情又被丟到腦後。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天工作坊結束後,心裡最大心得竟是「白馬入蘆花」。

 

平等即差異,差別即平等,主流跟邊緣無所不在,此時與彼刻也許有輪流,但默默者的身影依舊...。

 

眾人的歡笑給我更深刻的提醒。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3 Wed 2016 00:54
  • 地獄

今晚課程中,大家隨機丟出一個題目:「十八層地獄」,經過集體即興創作,原本預期充滿恐懼、殘酷及痛苦之處,卻反而成為有吃、有笑、有運動的地方,完全具備健康生活所需的元素。

 

什麼是地獄?什麼時候是地獄?是誰的地獄?今晚似乎有一個有趣而發人深省的寓言。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抵抗全球化:世界社會論壇與政治新文化】

 

我:可否請Carminda聊聊自己的藝術文化背景在參與社會運動過程的角色或經驗?她對藝術參與社運有什麼觀點?

 

Carminda:謝謝妳提了一個重要的問題。我認為藝術是抗爭裡最有效的方法,因為我們可以找到超越理性的相信的東西。正因為是藝術,所以它可以觸及到人內心最裡層的東西,可以改變人的狀態。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即興的角色地位】工作坊 第1日心得速記



1、一群人在社區活動中心的午後狂吼各種髒話,疲憊感比拳擊賽還深刻(我有打過拳擊嗎奇怪)。各種國罵似乎在樓梯間久久迴繞不散,里長不要來掐我!



2、其實我對「演戲」本身真的沒有太大興趣,藉著「通過戲劇活動」促發的各種反射/反映/反應,去延伸指涉出深淺人性,這件事才讓我深深著迷。我很享受持續當一個在戲劇活動中玩耍的人,並介紹更多人一起來玩。玩、感受、思辨,三位一體。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8 Fri 2016 01:00
  • 巴比

今天跟女孩們的「公民課」,從巴比從天橋上一躍而下前的最後一句話開始。

喜歡跟高中生上課,天真與世故之間無限可能,那已是我回不去的中空。

其實蠻喜歡既不是表演課也不像公民課的感覺,這跟人生沒那麼容易可以切割成[這個]跟[那個]應該是一樣的。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永康【守望者劇團】跨越新的一步!

 

2012年起,劇團開始在永信國小裡打游擊,跟自己孩子的班導詢問是否能進入班級演出「一人一故事劇場」,一場一場累積。當年第一個進去的四年級班級學生,現在都國二了。

 

幾年下來,輔導室開始留意到我們,也認同社區家長引進劇場媒介、進入學校的連結意義,因此今天輔導室特地舉辦一場針對全校老師的校內研習,正式引荐我們給老師們認識。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跟<新竹市婦女劇團>工作,透過身體與內在思考的對話,思考角色背後的因果關係,更有深度的同理劇中人物,來強化<新竹市婦女劇團>這群演教員的實力。


 

<新竹市婦女劇團>進入國小校園演出20場次的互動式<教育劇場>--都是我的錯嗎?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日寒雨,吳園一片空盪,公會堂裡倒是人影幢幢,有一群冒雨前來的南台科大四年級學生在這裡,探索自己對228的感受及看法。



席間超多搞笑吐槽的噴張,也有一些沈默;奇妙的是,沈默會隨著等待,展開某些微妙的轉變,在同學彼此的支撐中,開始蘊出精彩的分享,一層搭著一層,我真的有一種被觸動的感覺,事後我跟班級老師都覺得好可惜沒有寫下來或錄影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飛雁新村案開放決策工作會議】最終回



1、今天3月10日,曾副市長一開會就提醒,去年的3月9日,賴清德對外公布要將「飛雁新村」列為台南市府第一個開放決策案例。轉眼已一年。



2、這九個多月參加本系列工作會議,沒想到最大收穫竟是使我格外珍惜自己的劇場工作。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翻開報紙,看到原來是這樣的「專題」舖陳,其實還蠻感慨的,感慨之處在於媒體在時機上的選擇,以及從全國角度看地方的侷限性。

 

但是如果談咱們永康【守望者劇團】,今年第六年了,想起一路因緣的聚散,如今看到大家那麼燦爛的笑容被印出來,心裡其實還是很開心。

 

當初這個由眷村改成的新國宅社區裡,一群婦女很單純地想為自己的孩子、社區的孩子作點什麼,所以常常在國宅內自發性合辦親子活動。她們其實沒有正式社區組織的支持,但正因為這個微小的、自發的凝聚基礎,讓她們後來遇上了有心走出社大校本部、進入社區開設分班的永康社大。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