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31 Thu 2015 17:46
  • 2016

多久沒好好地放空,什麼都不想,又或者只是輕輕想著微小的桌椅或角度、眼神與韻味?


白髮的網絡已經串連起來了,它們像暴民一樣集結在我的頭皮上,藏在黑髮的蔽護下,耳語說著造反的日子。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年前因為邀約社區劇場夥伴一起認識【飛雁新村都市更新爭議案】,原本只是十人以內的小旅行,想不到導覽活動當天竟然出現120多人前來參與,網路的連結威力實在太強大。

這場意料之外的熱情活動,讓我認識了一群新的朋友,開始一起策畫相關活動,還誤打誤撞參與台南市府(突然決議的)第一個「開放政府」的操作。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好長一段時光泡在找不到人生目標的憂愁視野裡,但這份個人式的茫然,在進入社大全促會工作的期間,因為社會意識的啟蒙而逐漸中止。


那是因為孝信老師跟又一位林老師對於「影像教育小組」的期許及信念,啟動了我對於藝術媒介從事社會參與的認識,原來當人有機會拿起攝影機說自己的故事,力量這麼大。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是我第一次跟最高學府的學生互動,我理解到愈是享有盛名的殿堂,裡頭的少數聲音可能愈不容易被看見。人們在裡頭既享受大傘下的資源及他人的期許,也微妙地歷經不知如何在主流中找到定位的糾結。


作為一個旁觀者,我發現那個糾葛其實不只跟個人意志或能力有關,放到最大的層次來說,也反映出這個瘋狂資本社會面對所謂「沒有生產力」的學科的態度,因此藝術圈的人們好像必須「更努力」,督促自己在本來就不夠肥沃健全的土壤上掙得自己的位置,來證明自己有能力活得下去,或是證明自己有價值。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次當我有了新的體會,活生生的案例便會來到我面前,證明它的存在。


昨天在 桃步走 Back to Tao 與桃園市政府青年事務局合辦的「行動與社會」劇場工作坊中,看到一群有志青年回到家鄉,發起一連串參與社會的論壇及活動,由具有青年社群經驗的政務官及幕僚支持推動。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交出一篇(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的)論文大綱後,開始處理許多累積許久的雜事,但腦子仍然不停地動,一顆心噗通噗通。


這段期間,瘋狂閉關寫作數天之後,總是搭配出門工作一段時間,因為在不同頻率的團體及議題之間穿梭,左右腦一直經歷恐怖的動盪平衡。可能正是這些迴異的刺激,逼使我不斷感應到那些遙遙呼應的召喚。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