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天在研討會跟劇團老夥伴C重逢,他發表一篇論文,關於他自己跟失依少年進行戲劇治療課過程中的內在與外在旅程,我讀後很有感觸。

作為民眾劇場帶領人,我也常面臨心中對課程的理想目標,必須與參與者的現實需求磨合,中間經歷很多挫敗,更進行過一次又一次複雜的自我檢視。

這一兩年,隨著工作經驗的累積,我覺得自己的狀態愈來愈清晰,有些東西穩穩地沈澱在心裡。現在,每當帶領課程遭遇「不順」(但「順利」又是什麼意思呢?對「誰」來說是順利),我知道最須先求的並非「解決」方法,而是先如實「面對」我們的「共同存在」。

我覺得「劇場」是觸媒、也是場域,但不該是全部。C 在論文中提到:「是不是」戲劇治療、「是不是」戲劇教育的提問,我讀了好有感覺!以前的我,容易急著「定義」我到底做了什麼類型的劇場,但對現在的我已經不重要。

我總是在劇場跟不同民眾相遇,若抽掉「劇場」,我跟他們的關係會是什麼?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常常在想,為什麼我對滿揚情感式的表達風格會感到疏離。

對於自我揭露性很強、滿口都是溫暖/光明/愛的人,我雖然完全理解她們出自善與真,但就是覺得有距離感,因為對方似乎有某種一廂情願或一股腦的跳入,沒有連結到情感之外的複雜格局。

世界上很多事都從愛及情感開始,但不會「只」有情感,如果可以同時帶著理性的眼,理解到的會更多。

我特別容易欣賞充滿情感敏感度,但又能冷靜思考陳述的人,因為跟這樣的人相處,我感受到人的立體與存在—很有現實感、也很有人味。

今天讀到蔡珠兒這一篇,看到她的感受與提問,我心裡有種踏實愉快。「食物不一定在舌尖上,更是關於大腦的。」我也這樣覺得。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29 Mon 2012 21:44
  • 也許

最近關於團隊議題,我的想法:

.........看起來,也許我們是在談劇團如何與新團員彼此吸納,但我覺得往下的核心,與整個團隊的運作模式及風格有關;再進一步探索,團員面對團隊運作的態度、如何定位團隊願景與發展目標,可能又是真正的基礎。

當然,也與我身為其中一位成員,如何選擇面對這個團體、如何選擇身為一份子的方式有關,我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我提出了真實的想法還是保持沈默?為什麼我說出來了?為什麼我沒說出?我愈來愈確定,每一個體都會影響團隊,擅長發言、習慣發動的人,影響力明顯較大,但習慣隨和、或較沈默的人也正在影響著,我還一直在反思自己的參與狀態及原因....
 
劇團的風格如果走歡樂及情感連結傾向,當然好、也必要,因為劇場怎麼能沒有這些最人性的基礎?只是我自己也一直試圖在這些歡樂、情感之外,尋覓還有沒有更吸引我的進一步目標?而團體運作除了強調情感連結,有沒有辦法站到較高層次,思考更廣大的具體現實面向?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才再次想起Kayo Munakata在"Active conducting"工作坊中的風範,她深深刺激我對那些老生常談的觀念,有了重新咀嚼與提醒:

「一人一故事劇場」不是只為了提供觀眾在「演出現場」說出故事的空間,更是為了去體驗故事被說出來、被尊重、平等看待的價值。

所以playbacker必須將「表達自己心聲/故事」一事的思考,從playback舞台上,延伸至現實生活的細節中:祝福並鼓勵彼此在生活裡拓展發聲管道及機會,練習說出自己各種平凡又特別的故事,同時學習敏感:身旁是否有人失去聲音?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一整天在外面帶團體,中間的空檔我一直在思考昨晚接到的行動劇劇本。

昨晚睡前讀了劇本,讓我整夜輾轉難眠,說真的讓我有點踩了煞車。

我在被窩裡一直想,這真的是我想要參與的風格跟方式嗎?我對這個事件真的了解嗎?

我可以理解自救會民眾的憤怒,自己的家無緣無故竟然要被拆,要是我,我的心情絕對會非常激動。

所以當這份憤怒想讓更多人了解時,「如何傳達」是關鍵的過程。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有個充滿爭議的公共議題,沸沸揚揚,我報名加入行動劇團隊,希望透過參與表達關心與聲援弱勢。

剛才收到自救會發言人寫的行動劇劇本,讀完後,心情忍不住複雜起來。

這是一個充滿情緒的劇本。
 
看完劇本,我最直接的想法是「不太妥」。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24 Wed 2012 12:51
  • 回信

剛才郵差先生送來一封信,來自矯正學校青少年的回信。

這位喜歡藝術的年青人,分享探索自己的心路歷程,一字一句。

我將信一摺一摺,以原本模樣放回信封,心裡平靜喜悅。

繼續前行吧,親愛的無畏的年輕靈魂。

P1320394b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過類似文中提及的《革命内幕》 紀錄片,看到委內瑞拉遍地社區以自己的自治力量,有態度地討論地方公共事務,婦女、小孩、老人、青少年、壯年都穩穩坐著討論社區大小事,拒絕認為政府官員比自己高貴,真的讓我印象深刻。
 
草根人民的力量,我真的明白大眼睛對土地、國家的熱情。
 
---------------------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22 Mon 2012 23:26
  • 空間

回國後,一連進行了幾個密集的團體工作及演出,身心維持一種開放與吸收。

但也因為在高度流暢的狀態超過兩週,感受特別敏銳、無法輕易掩藏,於是我實在無法對那股厭惡的黑暗視而不見。

為何我對某幾個人特別厭惡?為何一接近對方就讓我想逃開?為何我無法接受對方的存在狀態?

我對其他人可以誠心的開放、同理、接納,但對他們就不行,我對自己的這份黑暗與複雜,吃驚而沈默。

在充份釐清源由,有意識練習跨越之前,我想我必須維持一定距離,給自己一份空間,去咀嚼目前這一切—美味的跟難下嚥的—然後接受這些都是我煮出來的菜,要心甘情願。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今天中時的一篇社論,我寄了出去,寄給勞委會主委及行政院院長,並寫下我的心聲。

我感到無力及生氣,因為一直在不同層面目睹政府的無感,放任政策以明顯不公平的標準「照顧」人民。

我希望上位者反思:目前的政策是否真的符合正義,政府是否真的積極為相對弱勢的人民謀福祉。

政府執行政策的態度與方式,彰顯他們看待自己身為服務公眾的角色,老百姓清楚看在眼裡,也將記住其所言所行。

我要求當權者思考什麼是百姓真正需要的、什麼是真正重要的,然後請務必具體行動,為民服務。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2年的這部影片中(荷索《時間之輪》),數以萬計佛教徒,帶著簡單裝備,在高山之間長途跋涉—幾週、幾個月、幾年—只為參與一場重要法會。

P1320324

P1320320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不是習慣「口語」的人,講話常結巴,甚至懶得開口;就算開口,表達能力並不好,很少完整表達出我腦中想的內容。

因此,如何在演出或日常溝通中,減少對口語語言的過多依賴,一直是我極為感興趣的事。

對非語言的好奇,讓我總是不斷醞釀。之前提出發想,邀請平常與聽障生工作的W合作,一起在PBT台灣聚會帶領「大家一起來『失聲』」工作坊,事後發現反應普遍不錯,讓我更想繼續探索。
 
去新加坡參加playback的三個工作坊時,幾次與不同國籍、語言的朋友一起演出,我極自然很少使用語言,仍順利演出teller actor,事後也獲得其他人的正向回饋,這讓我更堅定自己的風格。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  

沒想到竟在新加坡的友人家,學了Tabla鼓,還配合一旁的親子遊戲進行節奏搭配,好好玩又有成就感。

我可是一直對Tabla鼓的音色魂牽夢瑩呀。

美麗的會說話的Tabla。

(這個男人打鼓的樣子好迷人)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8 Thu 2012 23:59
  • 寄出

14封等著寄出的信,從新加坡、到台灣,給那14位貼心的大男孩。

不知何日再相逢,但願回憶長存,記得正向能量的啟動瞬間。

謝謝你們帶給我的一切,謝謝上天,也謝謝自己的真誠。

P1310359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8 Thu 2012 17:12
  • Me Amo

在新加坡的14天,在課堂上、教室外,我笑掉好多氣力,也記得那一次次無法停止的觸動與晶瑩淚水,我們的擁抱。

在馬來西亞的4天,我看著、感受著那些複雜—尤其是全球化底下的移動勞工,離鄉背井、為了溫飽,記得他們黝黑的臉孔。

回到台灣,重新跟大眼睛談起我愛的大樹,雖然他離我很遠,但我知道他懂。

然後那天我突然明白,親密的愛的確無法外求,必須從自己開始,上帝給的是「機會」而非「結果」,於是我改變祈禱的方向。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