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5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y 29 Tue 2012 23:59
  • 耐心

細看取、屈平陶令,風韻正相宜。
  微風起,清芬醞藉,不減酴﹝酉縻﹞。」

~李清照《多麗  詠白菊》

 

今晚微雨覓車,路靜人寂,步穩輕沈,心緩如季。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女性主義作家張小虹(鄧宗弘攝)

 談起流行文化,問張老師是哪個人的粉絲,她思考片刻笑說﹕「我們這個年齡要迷些什麼很難呀!」然後她補充說,她是張愛玲和吳爾芙的粉絲。 

明報專訊】我該如何描述妳的美?

是否從妳的外表、體態、五官、談吐、衣著、姿勢着手,為妳溫柔地包覆各種形容美麗的詞語?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5 Fri 2012 23:59
  • 野心

下個月要帶一群通過政府考試鑑定的國中資優生,進行暑期營隊的戲劇小組活動。

我對本次的課程邀約,心懷一種特別動力,可能因為自己從小就被歸類於「資優生」、「A段班」學生,現在我長大了,對於那段成長的歷程,看到了一些沈重的感慨,也因而生出了一些期許。

因此,在規劃課程時,特別希望盡己所能,提供一些刺激,讓同學們有機會練習關於思考的、反思的、提問的態度與精神。

課程不過短短9小時,野心也許太大,但我希望可以是一個開始,為自己的民眾劇場實踐更進一步深化、也為了這些無比年輕的靈魂。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9 Sat 2012 12:13
  • 身體

昨天練完Capoeira,小李跟阿鬼談起截拳道,談起李小龍對於武術的哲學思想。

小李慢慢地娓娓道來,雖然沒辦法講很多,但我聽得很專注,也好喜歡,這是我一直在尋找的。

身體的運作不只是功能性的,我喜歡練身體、參加身體相關課程,也不只是為了健康或炫技的理由,而是為了透過實際的持續探索身體,去感受並了解身體運作背後的原理,以及更深層的、看不見的哲思—也就是,人作為一個人,我們的存在是什麼?如何存在?而我們如何有意識地處於我們的存在?我們在抵抗或衝撞的是什麼?我們在維護或保持的是什麼?我們如何跟我們的肉身和諧同在?我們如何跟肉身裡外的意識與精神平衡共融?

碧娜鮑許說:「我在乎的是人為什麼動,而不是如何動」,我也對人為何動的「動機」充滿興趣,那是一個寬廣而充滿意思的世界,就像劇場關注的是「人」一般,值得花一輩子的時間探索下去。

但同時,我也將持續保持對身體的探索,去練習、去體驗、去感受侷限、去突破框架,我希望我成為我身體的真正同在者,不是為了掌控她、也不是去降服她,而是與她同在,了解她也尊敬她,協調地平衡同在。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昏昏沈沈2天了,對什麼事都提不起勁,外面的小鳥們歡樂叫聲好像另一個世界。

看到張小燕在節目上訪問蔣勳,她說當年她走不出喪夫之痛時,是他的一首詩重新讓她打開心,她一邊哭著一邊將它唸出來。

這首詩也曾經陪我一段時間呢。蔣勳說,每個人都要發願,而我知道願望一定會完成。

之後繼續懶洋洋之際,聽到這首歌,畫面雖然陰暗,旋律跟嘶喊卻讓人振奮。

啊,總是要carry on。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我過了一個很特別的母親節。

***

去高雄參加兩天的心理劇訓練工作坊,對於心理劇基本技巧有實際的操作,也在分享故事作案例練習的過程中,再次清楚地看見了更多的自己—嫉妒的、不甘的、急切的、誠實的、不客套的、不怕衝突的。

面對自己的黑暗,尤其是當著他人的面前去揭露,是一個奇妙的過程。但是當我跨出那一步,接下來就不那麼困難了。

兩天工作坊下來,我很為自己感到驕傲,我並不否認我的黑暗面,也不指責自己,我只是去學習看見後面是什麼,然後學習跟它和平相處,並把感受對象釐清。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May 11 Fri 2012 00:42
  • 鍛鍊

上週邀請詠晴跟龍珠,來台南分享她們的台藏婚姻、西藏故事。他倆透過軟性的音樂與影像,在台灣各地到處分享,已經感動了很多人,這股正如友人稱的「柔性力量」,我明確感受到它的威力。

這幾天正好在跟一位在大學任教的朋友聊,我們這幾年都愈來愈領悟到「說故事」的力量非常重要,當她面對著一群學習動機不強的大學生、當我面對一群國高中生演講時,如何透過說一個動人的故事,來傳達一個知識、議題或道理,實在太關鍵了。

必須先讓人們「感興趣」,才能有機會,往下繼續進展至「進一步瞭解」、「表態/行動」。而這世界上這麼多值得人們關心的議題,該如何讓人們去接近呢?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  :)

P1130787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在黑蝸牛,帶「食物與人」影展「燃油啟示錄」一片的討論。

開始前其實有點緊張,我不擅長一人獨白式的大量口語表達,尤其我不擅長資訊式/事件式/議題式的事實陳述或論述(我常常無法清楚說明白某件事的詳細細節脈絡,不知為何,我的腦袋就是記不清楚這些東西@@),我擅長的是傾聽與分享/討論、感受與哲學式延伸思索式的表達。

2個小時影片播到尾聲時,在黑暗中,我看了看現場不到10位的觀眾,感受了一下自己當下的直覺,決定打破我原本的設定—也就是對於所謂「座談」、「導讀」的某種刻板模式想像—改請大家圍成圓,來聊聊,就像在劇場課一樣。

當然,一開始我仍然花了一些時間,向大家說了一些我事先做了功課的資訊,並連帶分享我當時看完此片後,延伸思考的幾點事項,接著請大家分享。呼,講這些資料讓我感到很不自在,雖然我是真的花了很多時間去蒐集、理解、架構並統整,但它們並不是真正從我身體裡長出來的,而是二手資料,所以當我分享這些內容時,有一種很難言述的心虛,覺得自己好像回到學生時代,向班上報告我的作業—可以交差,但距離我自己的生命經驗仍有一定的溝。

終於分享完我做功課所準備的資料了,接著我請現場朋友分享。當第一位觀眾朋友開始開口時,我覺得我整個人瞬間都放鬆下來了,真的,表情都柔和了。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