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5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章出處:http://pnn.pts.org.tw/main/?p=26666

「以前我拍照時,人家都會希望我的輔具不要入鏡,我也會盡量偽裝…但現在我開始轉變了,因為我知道,我必須學會如何與殘缺的身體共存,它一直不曾離開我…」5/14日下午,滂陀大雨中的台北市身心障礙福利會館,上演了一齣別開生面的障礙者攝影展 – 這一次,障礙者不只是別人的攝影作品中被凝視的對象;現在他們開始拿起相機,用攝影語言介紹自己。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29312_223384381006681_100000053629273_970515_1558208_n.jpg  

【台南場】成功大學藝文中心  100/05/12-06/05

本展覽是一個關於台灣攝影歷史發展的研究,對於1990年代之後,社會寫實攝影的回顧與討論。具有社會意識的台灣藝術家,長期的社會專題攝影、關心某些社會現象、探討某些社會議題,同時結合了批判論述、記錄攝影、觀念藝術的當代攝影藝術。《出社會》展覽裡的藝術家,各有不同理念,不同題材,不同方法,討論的社會問題更多樣化,例如生態、性別、族群、階級、國家等等相關議題。顯示了藝術家對於當代藝術語彙的掌握,亦即是反應了1990年代解嚴後台灣社會異質駁雜的文化發展。

本展24位藝術家分成兩檔展出「環境」與「庶民」兩個主題。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劇團去我帶的眷村社區演出,檢討到22點多,一些心得跟感受還來不及沈澱,今天一早5點多就睜著惺忪的雙眼,坐車去台北主持流浪者記者會。

一整天打著精神,聆聽十位流浪者的各種歷程與心聲,聽著每個人用最誠懇的態度,說出每一句真實經歷過的感受。那些眼裡的光芒、臉上的領悟,讓我在旁邊不斷感受到一種說不出的力量。

勇敢、誠實、堅持、活在當下。

會後大家繼續聊著、分享著,又到附近的店坐著。漸漸的,我的心開始安靜,一邊聽大家講話,一邊靜靜回看著自己的模樣。

最近因為一些事情,我明顯看見,自己身上巨大鮮明的侷限,不論是個性上的、跟人相處的態度上、還是生活圈的。看見這些讓我心煩,也覺得厭惡,但還在思考這一路的轉變。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有片巨型的烏雲,飄來我家。

外婆已經過世7年,這幾天家族突然得知,當初在處理繼承時,有一件經過他人轉手的上一代房地產與貸款有問題,但大家那時並不知情。如今一筆天文數字的債務,翩然出現。

消息傳來,爸媽跟阿姨們陷入烏雲慘霧,大家憂心忡忡。

一想到可能要去償還這筆莫名其妙、極為冤枉的陳年積債......一想到奮鬥節儉了一生,卻要在中年之後處理一筆不是我們造成的債務......一想到我們家這棟住了超過30年的房子可能不再屬於我們,我媽媽整個人變得非常鬱悶。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y 06 Fri 2011 11:00
  • 歲月

下週一要邀請我們劇團,到我目前在帶的一個眷村社區演出一人一故事劇場。

現在在做準備工作,蒐集了許多國語老歌。

曾經的與現在的,尚存的與消逝的。

歲月。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把社區朋友分享的故事,化成演出的過程中,我看見藝術性創造的力量與神奇,也看見社區朋友參與其中的不同轉化,還有真實生命經驗化作「演出」呈現的另一種意義。

藝術美學的發展本來就源於平凡的生活,是在後來各種轉化與建/解構過程中,逐漸趨向精緻。

當民眾取向的第一線工作者帶著戲劇、影像、美術….等工具媒材,進入社區或團體,必須有柔軟的接收與轉化能力,讓藝術的創作從大家的生活經驗出發,讓藝術的創作「重新」成為生活的一部份—大家只是「重新」記起自己本能的、直覺性的創作表達狀態,而不是被「外加」了某種能力。

我由衷信仰走到第一線、與民眾一起進行的藝術文化行動,因為我相信它們會帶來軟性而深遠的社會影響力。

藝術不該是艱澀的語言,而應該是每個人生命中的空氣、陽光、水。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目前正在帶兩個社區排戲,每次進入社區的劇場課排練階段,我總難免與「拉扯」為伴。

P1160002.JPG

表面上,我在面對的是處理團體共識。

但其實我覺得我在面對的,更主要是,在跟社區朋友工作時,對「美學藝術性」的思考。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5 Thu 2011 15:55

P1160743.JPG  

最近工作量多,好忙好忙,頭腦沒有一刻放輕鬆。

今天昏昏沈沈到樓上曬衣服,猛然看見一朵好大的花朵。

我們全家沒有一個是「綠手指」,我更是那種「種什麼死什麼」的大師,家裡每一盆盆栽都稀稀疏疏的,垂頭喪氣。

突然有一朵花朵,長在不怎麼盎然的枝幹上,而且還生得鮮美有活力,讓我真的嚇了一跳。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2 Mon 2011 23:01
  • 游過

今天參加永康社大公民週講座,吳仁邦分享在永康進行環境守護的工作內容,他提到永康市中心以前是一個潭。

這讓我想到上禮拜剪王浩一老師在五條港街頭說書的影片,反覆聽著他生動描述三百年前台江內海的淤積過程。

現在站的海安路,以前是鯨魚出沒的內海;現在繁華熱鬧的永康,以前是一片平靜的潭水。

想到歷史時光帶來的地景變化,以及今非昔比的人文風景,前後截然不同的發展,讓我有種說不明白的激動。

我們在這裡乖乖地活著,跟好幾代之前的世界,連繫著複雜但看不見的線。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