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一週,雲霄飛車帶著我的心,經歷各種高低起伏的震動,五天的旅程下來,心神的專注投入讓我絲毫無察時光的瞬間即逝,一轉眼卻見自己面容的枯黃憔悴。

好像約好的一樣,不同的工作都剛好安排在同一週,每天面對不同的團體,或與不同的人碰面、上課,甚至接收到意想不到的驚喜,我的細胞應該累倒了不少。

情緒波折最多的那天,早上在課堂上處理一群男孩集體公開惡意羞辱、排擠一位瘦小同學的狀況,雖然以前讀過霸凌的資料、參與過相關的教育劇場討論,但當現實場景無預警出現在面前時,心底那股震撼仍然強烈而真實地存在—實在不敢相信理應單純天真的年青小朋友,竟如此理直氣壯地對同輩施予惡意。我在課堂上花了極大心力進行處理,課後另外留下幾位關鍵同學談話、了解。

當我帶著專注投入之後的疲倦精神,騎了40分鐘的摩特車回到家打算休息時,一打開門看見一個大紙箱,上面寫著"Korea Post"。打開箱子後,看見Hamsesang劇團為我準備的米製零食,包括我在韓國時最愛的"bong-ti-gy",我當場感動得簡直要掉淚—尤其在經歷一個小時前,對小朋友的惡意行為感到震驚、失望之際。

CIMG9296.JPG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02-27 中國時報

文/吳乃德(作者為中央研究院研究員,台灣「真相與和解促進會」會長)

林博文先生日前在本報的專欄討論了電影《為愛朗讀》,也討論了漢娜.鄂蘭「邪惡的庸常性」之概念。用這個概念來理解政治壓迫的參與者,不但過度簡化,而且也不符合歷史事實。不過,林先生的文章卻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他所提到的問題,正是台灣在討論轉型正義的時候所一直疏於面對的。

鄂蘭針對納粹戰犯艾希曼的審判所寫的《艾希曼在耶路薩冷》一書,以「邪惡的庸常性」為副標題。艾希曼在戰爭期間負責逮捕、集中、然後運送猶太人到集中營;至少有六十萬猶太人因為他高度的行政效率而成為灰燼。鄂蘭要傳達的訊息和道德啟示是,如同她兩年後所說,「此種巨大規模的邪惡行為,並非來自執行者的邪惡、病態、或意識形態信仰。不論這些行為多麼邪惡,行為者絕對不是惡魔」,而是像你我一般的平常人。他之所以積極參與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最有組織、最有效率的屠殺,乃是基於平凡而世俗的動機:衷心服從指令、在官僚體系中力求表現和升遷。艾希曼的動機因此「十分庸常、非常人性」。

以色列政府在一九九九年所公布的艾希曼獄中筆記,似乎也支持鄂蘭對邪惡的理解。艾希曼寫道,「我發現以服從和接受指令為基礎的生活,確實是一個舒適的生活。這種生活讓一個人對思考的需要減到最小。」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重拾慢跑的習慣,因為我想念之前那種全身充滿能量的狀態。

今天在學校操場,繞著辛苦練球的棒球校隊跑步,每一圈都看見他們訓練的模樣。

這些年紀輕輕的小男生,有的魁武、有的瘦小,有的粗獷、有的俊秀,臉上因流汗而溼溼亮亮,白色的褲子則被黃土蓋得像是打了一架。

有一群人聚集在操場中央反覆揮棒,整齊劃一;有一群人站在跑道一旁,排隊輪流舉著3種不同重量與大小的啞鈴;有的站在教練前面,一次一次將球投向前方的圓靶;還有一群人站在被高網圍住的投球區裡,對著投球機射出的球,一棒一棒試著揮出清脆的球響。

我觀察到有一個球員怎麼揮都揮不到球,現場一陣尷尬,我忍不住放慢自己跑步的步伐,想看看他會怎麼樣。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跟慧如曾在幾次不同的場合相會—在新竹影博館(看《奶油蒼蠅》)、在中山大學的蔣公行館(邀請她來播《一天》)、在老林家裡開影像小組會議(邀請她加入工作內容)、在南方影像學會的理監事會議上(我們都是自己不做事,但要拿著皮鞭負責監督其他人做事的「監事」)。

我第一次看見她時,很奇妙地在她身上感受到一種叫做「真誠」的味道,圓黑的眼睛彷彿永遠流動著對世界的好奇與等待。

每個人都有面對自己的方式,而慧如這樣不間斷透過拍片去剝開自己的過程,我認為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勇敢。

影像的直接陳述性,可以帶來的力道太強了,加上傳播/保存上的便利性,更讓影像得以輕易時時滲透在生活裡,讓自己一再曝露於某種倒轉裡。

但慧如不將這些放在眼裡,她真正的人生任務是專心地面對自己,影像只不過是她特別有緣所選擇的方式。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知道是咖啡喝太多還是太焦躁,我的心好像快蹦出來了。

哎呀我當然期待自己可以儘量保持一貫的理性與平靜,但怎麼可能呢,bull shit,我又不是神。

答應要交的東西寫不出來,怎麼轉都卡在一樣的胡同裡,這是我的侷限,但也有不爽的地方,我就真的只能用這種方式寫呀。

想起那天拍照時蕙慈一直要我做出「禪意」的坐姿,我這才發現,只有無所求無所憂的時候,才會那麼順理成章地去做出那個姿勢,還以為自己真是太豁達了,其實是沒事時才會自以為是認為自己明白很多人生大道理,事實是當一個旁觀者太容易了,也有太多理所當然的評語可以下。

爸媽今天說小阿姨要賣車,她願意以1萬元的超級低價賣給我們,所以他倆很開心地說這樣以後家裡就有備用的車可以用了。我聽了簡直一把火,「備用」是什麼意思,當然是有需求才用得上呀,但現在我們誰有這個「需求」需要開車呢?目前的生活型態與活動範圍,光用騎機車騎腳踏車就已經足夠,怎麼會因為價格便宜就要買呢?這之後的牌照稅、燃料稅、油錢...等零零扣扣的費用,跟它實際被使用的次數比起來,根本就是不必要的一大負擔!我們家又不是有錢人,為什麼這麼大方地把錢花在這種地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詩言志,歌詠言  ──  一人一故事劇場.詩與樂師工作坊系列

首部曲:詩與舞台的相遇

如何在聽完說故事人的故事之後,即興完成一首詩?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工作坊目的:

一場較佳的一人一故事劇場演出需兼顧藝術性、社會性與儀式,而戲劇呈現的美感層次與故事中社會層面的表達,需要不斷的練習與學習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09-02-22 中國時報

文/郭力昕

在數位媒體似乎要吞噬傳統印刷媒體的時代,在印刷媒體幾乎被吃喝玩樂等各類消費資訊席捲的今日,書市裡安靜地出現一份紀實攝影刊物《CAN影像誌》,令人驚喜。

這份來自香港的圖文報導的刊物,同時在香港、北京和台北出版,內容各不相同,但其核心關切則一致。在唐山出版社協助的台灣版試刊號裡,創刊詞的標題「從看到CAN,一本行動的影像讀物」,清楚標誌了該刊出版的核心理念:攝影不止提供純粹的旁觀功能,而應該走向行動,「讓攝影的創作者和接受者都能夠坐言起行,讓攝影這一日益從現實抽離的『藝術』回到現實的生存圖景中去,發揮它的入世功能」。

這本攝影刊物的主編,是年輕的香港詩人廖偉棠。他曾分別獲得中國時報與聯合報文學獎之新詩類首獎,在其才情橫溢的詩作裡,早已明確呈現他對香港歷史與社會、兩岸現實情境與國際政治的深刻關切。他的文字創作格局與視野,和當前兩岸三地諸多耽溺於個人情緒的年輕文藝工作者,對照之下,尤顯珍貴。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當心力疲憊之際,我喜歡打開電視,看各式各樣的電影與影集。

很多片子在上院線大打廣告之際,預告片看起來千篇一律,令人提不起興趣。可是當我們在有線電視頻道中有緣相遇時,常常帶來意外的驚喜。

驚喜來自影片在商業包裝底下,原來訴說著別具用心的議題,儘管技巧風格有時過於扁平單調無新意,但節奏的流暢與生動,常輕易帶領觀眾進入劇情,感同身受,然後在影片結束後,為人們在心裡留下某種程度的攪動。

劇場何嘗可以不是如此?用淺顯可親的方式去述說一個有意義的議題?

說故事的方法深深影響看故事者的感受與投入,表達形式與風格裡的藝術技巧美學性,若轉化成任何人都能輕易理解的樣貌,就可先抓到觀眾的目光。接下來,就是創作者如何磨練自己,將故事說得「好」、說得「深」、說得「雋永」了。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在成大校園,遠遠看見一棵樹,乘著風拂過之際,不客氣地抖下一大堆一大堆的葉片。

那些黃色的葉片,像下雪、像灑彩片紙、像飄落的頭皮屑,以不可思議的數量,集體自樹梢向下飄盪,一波接一波,全以平緩又曲折的滿分姿勢,緩緩飄落在深色的泥土上。

我距離那棟樹很遠,但因葉片的數量太多、顏色也太顯眼,它們隨風飄逸的壯觀畫面讓我忍不住睜大了嘴巴。

此時,如果有兩位正以慢動作(8倍慢速)跑向對方、臉上帶著超過120度微笑曲線、眼框裡閃著淚光的男女主角,在背景音樂The Carpenters的"Close to you"中抱住彼此,並在滿天飄散的葉片中不停旋轉(繼續8倍慢速),哇,這豈不是天下無敵浪漫嗎?

我正投以讚嘆目光與唯美想像之際,突然看見那棵樹的後方,一位原本正邁力拿竹掃把掃地的清潔伯伯,也跟我同時停了下來,看著葉片盡情飄落的過程。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每週四跟社區夥伴一起進行的劇場課,常耗掉我許多時間準備,也耗去我許多時間反思與自省。

自己過去在接觸這套劇場系統的過程中,因一些面向而常心存質疑與保留。但越是看不清,我越想找辦法試著從更多角度去看,因為只有越接近它、越多實踐累積,才能看見關於它的多元面向,也才得以從更完整的目光或角度,去對照當初的質疑出發點,而不只是單薄的主觀批評與盲問。

知名的戰地攝影師羅伯特·卡帕曾說:「如果你照片拍得不夠好,那麼一定是你靠得不夠近。」我想這句話也可以改成:「如果你對一件事很容易在短時間內下相似面向的評斷,那麼一定是你還不夠了解它。」(改得面目全非)

因此,對我本身的期待而言,這門沒有被任何官方資源、經費所限制的自發性課程,可以算是一次實驗性的嘗試,看看自己可以從過程與互動中,得到哪些不同於以往的觀察與思考。

但,這「不單純」的個人動機與期許,讓我在備課、課堂上實際面對成員時,反而不自覺回過頭來被它所框架。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18 Wed 2009 21:41
  • 蚌殼

「它是海邊的一枚蚌殼

作了一個海市蜃樓的夢

有時浪潮殘酷拍打 像要吞沒蚌殼

有時浪潮會遺留下仁慈的訊息 撫慰它

當夢甦醒 蚌殼發現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樹在孔廟蓋出天花板,用它曲折饒勁的枝幹,在天空畫下水墨般的花紋。

人們脖子再長,怎麼抬頭也無法將樹兒完全納入眼簾。

你的年歲太古老,而我們的視界太渺小,盤坐於此笑看了兩百年人潮穿梭的你,怎麼看待我們的微不足道呢?

硬朗如你,現在無可避免地生了病,願我們得盡綿薄之力,為你帶來多一點無盡的生命,繼續守護永遠傾慕你的府城子弟。

DSC_0254 拷貝.jpg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古蹟邊一整條的小吃攤,不管是不是正宗老牌,每一攤的香氣襲人都叫人難以抗拒,攤攤人潮滿滿。

除了食物本身的色香味,看著別人心花怒放的吃相,倒也是一種享受。

擁擠的食客與滿桌的小吃碟盤,這是假日到古蹟區的樂趣—享受跟眾人共同品嚐台南滋味的熱度與快感。

DSC_0244.JPG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3年多沒見的前同事瑪姬,跟老公與兒子到台南縣辦事務事,乘著地利之便,突然打了通電話來到台南找我。

真的很久沒見了嗎?一見面卻覺得絲毫未變,彷彿昨天才剛一同共事。

在我家借住一晚後,隔天早上帶他們到附近1公里不到的台糖花田走走。爭氣的向日葵已開滿遍野,內斂地向我們招喚。

看著他們的背影,想起我們一票同事曾如何攜著伴侶,在台北九份的山上歡欣同遊;如今大家離職後各奔東西,何時還能共聚一堂?

而他們懷裡這個小傢伙,當初你連個影在哪都還不知呢,想不到一眨眼就這麼大了。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陣子一位不相識的朋友聽了我的流浪心情後,用e-mail傳來美麗的訊息:

如是我聞。不旅行的人絕無快樂,羅希塔!活在人的社會,最善良的好人也會變成罪人……
那麼,流浪去吧!
流浪者的雙足宛如鮮花,他的靈魂成長,修得正果;浪跡天涯的疲憊洗去他的罪惡。
那麼,流浪去吧!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年8月8日一人一故事亞洲聚會在台灣!  APG in Taiwan Aug 8th, 2009!

 

事總是從悅的心相遇開始!

一人一故事劇場因為有你、有我、有她和他的投入,得以在世界各地持續發展與茁壯。一一擬爾劇團(台灣)抱著辦喜事的心情,希望集結大亞洲區的一人一故事劇場夥伴們,將於2009年8月8日至10日舉辦「2009年一人一故事劇場亞洲聚會」(Asian Playback Gathering 2009,簡稱APG2009),邀請您帶著喜悅的心,來聊聊彼此的故事藉由經驗交流一同學習玩樂,串起亞洲的故事紅線。並於8月5日至7日有會前大師工作坊提供深度學習。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甄選台灣代表赴韓國參加「2009東亞青年藝術節暨訓練者的訓練計畫」 

img_222_1156_0.jpg 

 

【參加辦法】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小小的雜誌社空間裡,我們四位前後屆的女性流浪者(珊珊、眉伶、蕙慈),一起接受訪問,分享個人出外流浪的感受與心得。

短短2、3個月的出門在外,可以為一個人帶來什麼樣的刺激與改變?我從她們三位截然不同的故事中,聽見極為相似的勇氣、自省、堅持、自我了解、改變。而這些珍貴的獲得,均源自旅程的難關、挑戰、及自我質疑。

我們都幸運地在雲門舞集的支持下,擁有一趟與夢想對話的過程,而這趟對話,對於我們每人接下來的人生步伐,或多或少產生了不同的影響。

跟她們的旅程相比起來,我的韓國行顯得相當文明而安全,也太具目標性,但我的此趟流浪對我的人生志業抉擇,產生極關鍵的影響,也幫助我更加穩定而專注。一直到今天,我都還在品嘗自己的某些狀態。

眉伶2006年流浪歸來後,一直到2008年才真正剪出一部15分鐘的流浪影片,她說:「旅行是需要時間沈澱的。」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經過國父紀念館,一個轉念,將鞋子脫了拎在手上,踩在這條50公尺的健康步道,一個步伐接一個步伐。

和煦的午後陽光,灑在被磨得精亮的石子上,每一顆都溫溫熱熱。

腳掌此時展露了無比敏感,這裡那裡呼喊著它們的酸痛。

越踩我越糾著眉頭,看著前方近在咫尺的終點,一面愧疚對身體的不夠照顧。

CIMG9113.JPG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