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24晚上十點,頒獎典禮結束。乃乃、淑慧、阿亮、史威、吳大哥、淑惠、建明老師、飛虎等一票人,回到我們住的白色小房子裡,捧出吳大哥送的紅酒,一瓶接著一瓶喝著。

昏黃的燈光下,幾個人漲紅著臉暢所欲言。

十五分之四得獎所帶來的抽象情緒,讓我無法向現場任何人清楚陳述。在眾聲喧嘩中,我選擇無言,讓那些僅此一次的情緒,隨著紅酒融解在我的血液裡。

吳大哥問我對這次影展的心得是什麼,我腦中浮現這一週波濤洶湧的心情起伏、相會的各種臉孔、以及交錯的微妙緣份。

千言萬語卻彷彿再也無力吐出,於是我緩緩點頭,淺笑小聲說:「嗯,什麼事都經歷到了。」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十五分之四:這是三小—

  

一開始,我就對「十五分之四」的成員組成非常感興趣,也許是因為之前的工作為推廣成人紀錄片影像教育課程,因此對於這組由民間紀錄片培訓班出身的團隊,我有一份不同的注意。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才是國寶啦:奔—

他們是一群楠梓高中的同學,用一種別人學不來的豪氣與自信在拍片。

第一次側拍他們,是甘蔗田裡的奔跑戲,男主角在一條長長的路上,來來回回跑了好多次,每次都是因為導演鏡頭沒pan好而NG重來。

我才剛抵達不到一分鐘,跑得喘噓噓的男主角就蹲在我前方,百般無奈地對著遠方的導演罵「幹」,然後那群圍在攝影機旁的人哈哈狂笑。

在這次所有參賽團隊中,他們是年紀第二輕的一隊,每次側拍他們,聽到那些直爽不修飾的發狠對話,看著他們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情,我忍不住覺得自己以前高中時還真是顯得不知所措而壓抑。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青墨社:回家的條件—

我喜歡「青墨社」這個名字,直視字義時,我總看見深淺兩種色澤的交融,也許是指青澀年紀與老熟心靈的拉扯,也或許是混沌社會中欲一闖究竟的青春無敵。

「青墨社」是我第一天跟拍的第一組團隊,導演人豪從開幕那天見面,就展現出他的有禮與隨和,其他團員亦有類似的特質,可以無畏直視世界的那種質樸。他們講話時總是真誠直接,卻不忘保持著一種溫暖的客氣。

我一共跟拍到菜市場、鐵軌黃車廂兩個外拍場景,他們常花許多時間在燈具的擺置與取鏡,現場工作人員們則幾近靜默,不發一語地進行各自的工作,偶爾一兩句話向彼此確認。

對於在旁側拍的我,這種靜默有時是很難熬的一段時光,我真希望多聽見他們的對話,讓他們的個性與面貌可以多揭露一點。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與好久不見的朋友與新朋友—

這七天,一些許久不見的老面孔與新面孔,都因影展而露臉前來,讓我們在忙碌中一享重逢的喜悅與熟悉,以及初識的驚喜。

奇峰熱情支援開幕式現場拍攝活動,拍了滿滿漂亮的照片,還無比貼心地買了補給品讓我們享用,慰勞我們第一天乍現的小小慌忙。

Steven現身兩回,大方出借沈重的專業腳架與攝影燈—讓我們用攝影燈點亮前往廁所的光明大道。他也陪nainai進行側拍與訪談,並極盡耐心解決我們的軟體與機器疑難雜症,更總是熱情在電話中進行on-line教學,還不忘留下一些「S式笑話」,讓我們想到就欲磨拳揍人。

阿貴除了沈穩地陪伴nainai兩天的拍攝工作,細心協助相關場記與細節,也提供了側拍照片,以及暖呼呼的高海拔睡袋與地墊,讓我們睡得暖呼呼還不忘踢被。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除了跟時間賽跑的心力交瘁,此次影展期間,跟「人」的各種互動與撞擊,又是另一種難忘。

—與自己的團隊成員—

共事過程中,我們發生過幾次磨擦,有一回嚴重到起了口角衝突,那是多年來我第一次跟人面對面破口大罵,三字經毫不考慮地出口。

儘管我們三人多是個別工作,但在一些工作的協調分工、或共住一室的生活細節上,在溝通態度與語氣傳遞上的有意與無意,有時難免造成心裡莫名的不舒服。尤其在影展時程的壓縮與緊迫下,我們三人從以往數週碰一次面,突然被放到另一個場域,密集地在一起生活與合作整整七天,很多相處過程中的磨合,不自覺地在工作的緊繃中被察知、放大。

而在此次互動激烈的經驗中,我也察覺到了自己最易被激怒的罩門為何。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一共只有三人全程投入側拍工作,而參賽團隊一共18組,因此每個人必須負責跟拍6-7組的參賽團隊。

這七天,從踏入主辦單位為我們安排的住宿處白色古蹟老房子開始,我們展開鎮日追著參賽團隊行程跑的日子無論是電話追蹤、或路上巧遇團隊順便追問行程...,我們三人總是各自握著一台小DV,單槍匹馬地出沒在橋頭的不同角落,跟著團隊移動。

白天,在拍攝現場,我們在一旁紀錄各隊的工作過程,也悄然靜觀他們的所行所言,感受每一隊截然不同的特質無論是拍攝風格、呈現故事的方法、或團隊成員間的分工、相處態度。

晚上,回到住宿處,我們三人各佔房間一角,像學生一般乖巧,默默重看當天拍的影帶內容,用功整理場記表。然後,打電話一一跟各組聯絡,確認他們隔天的拍攝行程與場地、場景重要性,然後安排明天跟拍的隊伍順序。

有時,我們晚上也出門去跟拍團隊的夜景過程,然後拖著疲累的身體回來,繼續完成場記表的整理。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7-1/24一整週的金甘蔗影展影像側拍,可能得耗我超過一整週的精神氣力去復原。

原本只是單純因為,剛好吳大哥那邊有組隊的機會,而我過年前一週沒事,正好可以去參加這個耳聞已久的活動。

雖然我一開始對「組隊」的理解,是組一隊去參加拍片比賽,好好地玩一下,後來知道是去幫大會做整個影展的側拍後,心裡雖然有點小失望,仍很快重拾興味。

一方面因為我一直想多了解金甘蔗影展主打的「在地性」樣貌,此次應不失是個近距離觀察的好機會;而且,咱們影像班的同學,有多久沒湊在一起了?再者,如果可以在過年前的空檔,利用一週密集的影像紀錄,讓自己增進新經驗與見識,不也很棒嗎?

也許,正是我們單純的初衷與憨勇(我們的隊名取名為「嗄吱」,即Guts勇氣之意),在沒有考量過多的情況下,決定參與本次的任務。於是上天很義氣地為我們安排諸多境遇,讓這趟一開始看似單純的影像紀錄之行,最後在驚心動魄而百感交集的情緒起伏中結束。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年前與阿馨碰面,除了談合作的可能性,也聊到她一路被藝術、劇場吸引的過程。

因為喜愛,於是她持續學習,應用在自己的工作領域中,然後發現藝術性表達對於生活模式固定的一般醫療人員而言,原來有頗大的影響及改變。

我想,所謂的藝術創作,真的就是身體的本能。當我們接觸藝術、當我們創作,我們並不是真的在學一項「新」事物,而是在學習如何一層一層剝除社會化、文明化、教育化所在我們身上罩上的枷鎖,練習回到自己「原本的模樣」。

正因直觀的創作,能量全來自我們體內,所以每個人在經歷藝術過程時,總會覺得一種由衷的喜悅、滿足、舒暢,源源自體內而生。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得有天,Steven告訴我們,從小他就愛幫孩子攝影,等以後孩子長大,看到照片就會訝異自己的成長過程。

我想起,之前上安寧療護課程,一位醫師在播放一位往生者的生命影像之前,告訴大家:

「接下來這位病患,因為生前很勤著拍照紀錄,所以成長各階段都留下許多影像。等一下我們可以在他的照片中,很快地看完他所走過的這一生。」

然後,我們真的用很快的速度,從這位男士的嬰兒開始,一路看著他成長茁壯,進小學、中學、高中、大學、入社會、交女友、結婚、工作升遷、當爸爸、當爺爺、老去、臥病...,最後離開人間。

他的一生,在短短幾秒的照片中,完整地在我們眼前跑過一遍。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距離去年我們發起「台灣戲劇/劇場聯盟」(暫名)的連線組織,算算也超過半年了。

一開始,我們在餐桌上談得眼神發亮,對於連結台灣各地以劇場進行社會/社區/社群工作的夥伴,心裡無不有份期許與熱情;後來,北、中、南、東區各以自己的步調與模式,進行區域連線活動。

約2週前,我們幾個核心推動小組成員,以及北區召集人陳儷,在石岡媽媽的排練室中,以無比的定力與沈靜,一連坐在地上兩天,幾乎無休息地討論組織的願景、核心精神...等重要事項,期在3月全體成員的親密營中,能與大夥進行更深一層的確認與提問。

連阿豪都特地從達觀下山前來,跟著我們討論了一天。

對於跨區全國的草創性組織來說,對於仍需更多討論與對話的草創階段而言,我們目前先以最大的誠心,獻上「親密營」一道菜,希望當我們跨出第一步,就能慢慢看見眼前的路,然後更堅定地一起走下去。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旅程一開始,在鎮日跟著韓國民眾劇團生活的日子裡,我不只一次問自己:「這是別人的生活,我到底在這裡幹什麼?」

 

我既心煩於自己人生下一步的不確定,又對自己看似「只是」跟著別人生活而感到心虛。

 

過了一個月,又一天,我在筆記本寫下:「跟著別人生活很容易,但我自己的生活呢?」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為一名民眾劇場領域的菜鳥,我期待自己持續累積自己的社區劇場經驗,與社區/社群朋友進行常態而長期的第一線互動,找到劇場(與相關藝術)精神行動得以「生活化」的可能連結,實踐我對民眾劇場的理解與信仰

 

對於台灣的民眾劇場,我期待所有實務工作者維持對話與反思的能量,擁抱任何碰撞之可能性。並透過更多經驗對話,累積本土相關論述,發展台灣民眾劇場的實踐哲學與方法。

 

此外,實務工作者除了於社區/社群進行劇場工作坊,我還期待大家從第一線民眾工作的累積中,試圖摸索某種台灣式的「演出」風格與模式,透過平易近人的劇場語言進行發聲,以藝術性媒介的特質,在傳播、交流上達到工作坊較缺乏的無遠弗屆性。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韓國民眾劇場與台灣民眾劇場(現以社區劇場為潮流)在實踐上的最大差異,在於前者以「表演」為主,透過演出進行意念及訴求的發聲與促發;後者以「工作坊」為媒介,促進民眾之自覺、培力、社會參與。

 

兩地在民眾劇場發展脈絡、民族性、及實踐路徑上的差異,形塑出兩地實務工作者的不同特質:韓國民眾劇場的朋友,以團體工作行程為主軸,對於身體的訓練、劇場藝術性的鑽研、表演面向的多功及彈性運用,擁有令人讚嘆之功力;而台灣社區劇場的工作者,多為個體工作者,擅於發揮與不同民眾工作時的敏銳與對等態度,並擁有省思對話的習慣與高度能力,開放地迎接任何與彼此互相看見、連結的碰撞機會。

 

韓國民眾劇場跟台灣劇場的演出如此不同,讓我不禁反思:台灣劇場演出與一般觀眾的距離有多遠?身體的訓練在劇場裡可以呈現多強的力量?傳統表演文化對於集體與個體性的凝聚及再現,其實緊密相扣;「傳統」對我而言究竟是什麼?我離我的文化與根有多遠?我想做的民眾劇場工作,與我自己的「傳統」可以有什麼關聯及必要性?還有,一個優質的劇場藝術作品,在同文化與跨文化之間具有的傳播效能,可進一步帶來更大之醱酵交流效益。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韓國民眾劇場引發我對劇場/藝術文化活動與民眾的親近,進行省思。但在過程中,我也從自己的目光,看見韓國民眾劇場在發展上值得探討之處。

 

一、 「通俗化」的考驗

 

韓國民眾劇場的「通俗化」演出,常常伴隨「趣味」的元素與期待。「趣味」可以透過高明的手法,變成真正的「幽默」,即將「趣味」連結至故事議題的深層意涵,引發觀眾進行有意思的「笑」;但「趣味」也可能一不小心徒變成「搞笑」,觀眾被劇中一些浮淺的外在笑點逗弄,咧嘴笑完後什麼也沒留下。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個多月前,在台南社大網站上,讀到吳茂成大哥這篇文章,文章緣起吳大哥於屏教大南台灣社會發展論壇的所見所聞。

我自己在新竹念書、工作約九年,感受最多的大致為北台灣(其實是台北)豐沛的文化資源,以及發達的各類資訊。當時我人位於這樣的地理位置,一天到晚只知心甘情願往返台北新竹,盡情地吸吮養份,毫無自覺台北、新竹其他區域的狀況。

後來,回到南部工作一陣子後,因面臨選擇,決定再度北上,到「國旗上的名字」—台北工作。這一趟,終於讓年紀漸長的我,正視了自己對於出生地的眷戀與情感,也從自己在台北生活的身心狀態、及種種社會面象中,看見了南北生活的差異,以及資源、觀點不平衡的荒謬。

去年從韓國剛回來的那陣子,對於自己要留在家鄉,用自己的步調,重新找到跟這塊土地連結的劇場方法,心裡滿是明確、不再有疑慮與焦心。而我可以在那個時間點、那樣的精神狀態中,有緣讀到吳茂成大哥這篇文章,心裡實在感到非常幸運。

吳大哥在回我的信中說:「期待有更多知識份子回到生命的起點,勤耕勤思,關懷社會、回饋生活的母土。」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一陣子幫韓國劇場朋友,引薦南投嘉和國小的扯鈴隊「風葫蘆傳奇」,參與他們與Seongongwhae大學「東亞研究室」合辦的'Udungbul Playground'計畫。

'Udungbul'一字在韓文中,指的是在室外廣場中心舉行的圓心營火,民眾可以依著營火,圍在一起碰面。在日本佔領韓國的期間,獨立的運動家就是圍著營火進行聚會,'Udungbul'是人民凝聚、集結的象徵。

'Udungbul Playground'計畫透過舉行7天的課程,讓Kuro區的韓國孩童,選修不同的傳統民俗技藝,如:面具、舞蹈、韓式舞獅、傀儡、扯鈴....等,其中「扯鈴課」即邀約台灣的扯鈴隊小朋友,來幫韓國小朋友上課。

從去年11月到今年1月,透過網路e-mail與電話的密集居中協調,扯鈴隊到韓國的交通、接待、教學、交流、紀錄片播映與座談...等細節,終於一步步具體明朗化。

上週五,我坐客運到南投,到嘉和國小跟扯鈴隊的張惠宴老師碰面,經過兩個多月只透過信件與電話的聯繫往返,如今終於見到本人真面目。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聯合文學《山海世界─台灣原住民心靈世界的摹寫》】

 

內容介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韓國劇場界,主流的劇場聯盟共有400多個團體會員,而「民眾劇場聯盟」只有40來個團隊,相較之下,民眾劇場明顯屬於「小眾」市場。

 

這趟旅行,我拜訪了民眾劇場聯盟的其中一小部份團體,停留的時間只有短短三個月,雖然與劇團朋友朝夕相處,但其實所見所聞都只是整個韓國民眾劇場生態的截面,稱不上全貌。

 

但針對我這三個月的行程,以及觀賞超過40場的演出,我自己對韓國民眾劇場有一些看法與感受。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一連參加兩場朋友的婚禮,一場當伴娘,一場當婚禮攝影。

當伴娘是生平第一次,穿著長長的白色禮服、高跟鞋,陪著大學好友阿蘇從清晨奮鬥到傍晚,終於在眾人祝福下,完成所有的儀式,正式嫁為人妻。

當婚禮攝影不是第一次了,我跟竹心劇團的前團長玲芳雖然幾年沒聯絡,她卻打了通電話給我,邀我為她的人生大事留下影像紀錄。於是我重新拾起一段時間沒碰的單眼相機,跟著她與新郎阿猛,在人群中四處鑽動,用鏡框凝住他們的當下片刻。

近距離陪伴兩位好友走向人生另一階段,感受當中微妙的人情世故,及至親至愛間的扶持與不捨,我忍不住分別躲在新娘禮服長裙、相機鏡頭後面,莫名悄悄掉下了眼淚。

玲芳與阿猛相戀了12年,一起經歷阿猛至親的過世、畢業後的調適、在社會裡的抉擇與前進,終於在今年攜手邁向下一個無數的十年。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