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到台南大學,跟幾位戲劇系所的前輩與同學,分享此次韓國行的觀察與收獲。之後大家延伸分享諸多想法—不論是對於劇場(藝術)與人民生活的連結方式/風格、身體的溯源、如何看待台灣文化的多元與認同….等,都有相當珍貴而趣味的對話。

活動結束後,我習慣性地蹲在系辦的地上,跟久違的美英聊天,不知不覺談到自己這次在韓國,每天跟著韓國友人坐、臥在地板上,久而久之慢慢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了一些微妙的轉變。

當我的身體,不再需要去「順從」椅子、沙發、床..等傢俱的外在形體線條,身體等於掙脫了既定空間與動線所給予的「規範」。在沒有框架的地板上,我的腳、軀體、手,很自然地開始用各種方式,去嘗試、蠕動、打探、協調出每個部位感覺舒服的姿勢。

這就好比身體裡裝著一大桶水,必須透過各種姿勢的調整,去找到身體可以保持平衡、水不會流出來,而且感官是舒服的角度。

而當我在接近地板的各個時刻,逐漸找到身體自己的應對語言時,整個身體姿態的動能平衡,也明顯引領出精神上的自在。 尤其當我越親近地平線,在地板上從事各種活動時,身體語言的放鬆與解放,讓我與他人之間的互動顯得更親近而不設邊界。比方說,當我坐在地板上跟別人一起吃飯,我跟對方的親近感,遠比我坐在餐桌、椅子上用餐,來得更為強烈。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早上讀到楊照這篇「了不起的掃把文章,點出生活裡每件事物,背後都有其「重要」特質,以及必然「了不起」之處。

此文讓我想起John Sommers在博物館劇場工作坊裡,要我們練習用一個陌生人的眼光,重新看待自己生活的週遭。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年前,交大女生竹軒宿舍,有九個住在相鄰房間的女生,常結黨進出,後來有人提議成立"Lucky Family",為姐妹情誼立個名號。

於是,"Lucky Family"這個老土的名字,伴著我們度過精彩的四年大學生涯,也陪著我們走入社會,變成不同的樣子。

十年後的今日,總是被「單身魔咒」綑綁的"Lucky Family",終於有第一位成員,即將邁向婚姻家庭生活。

那天,準新娘說,跟另一半在剪輯婚禮上要播的照片影片時,找到一張我們當年寒假到鹿港一遊的照片。

畫面中幾位誇張的髮型、髮色、穿著,跟今日簡直判若兩人,但裡頭臉上的笑容卻完全一樣。

chunw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零年代,韓國第一場民眾劇場的演出,誕生於社會運動的街頭抗爭現場。

 

那時,一群大學生與社會人士,運用他們之前到處拜師習得的傳統樂器、歌謠、舞蹈(那時,為了反抗美國文化強權入侵,韓國人大規模回頭學習韓國自身的傳統文化),融入民眾的生活故事,為街頭現場的抗爭民眾進行演出。

 

此後,各地紛紛成立民眾劇團,繼續以傳統表演文化的功夫為底,在開放的廣場上,為民眾演出他們的生活故事,直至今天。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與韓國朋友朝夕相處的日子,我充份感受到「群體、共同」之價值觀,在韓國文化裡的份量。

  

以民眾劇場來說,民眾劇場聯盟一共有40幾個遍布全韓各地的團體,他們全都彼此認識,而一年一次的「民眾劇場藝術節」(今年已是第21)是他們從全國各地不辭奔波前來演出、團圓的固定時刻。

  

每天演出場次結束後,藝術節辦公室餐廳一定坐滿不同劇團的成員,人人拿著酒杯跟其他團夥伴談天論地。幾杯酒下肚後,便開始有人站起來輪流發表感想,並一起唱歌、打鼓、跳舞,氣氛熱烈、徹夜狂歡,直至清晨才罷休。然後,幾個小時後醒來,迎接嶄新一天的演出行程,並等著與當天才抵達的其他劇團夥伴團聚。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