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進到社大圈工作的短短一年多,因為認識了「受壓迫者教育學」及「被壓迫者劇場」,從此改變了我的人生道路。

這些年,一直以「講師」的身份,跟不同社大持續合作互動,並持續關心社大運動;今天,第一次有機會以不同的角色,重新回到一群社大人相聚認真討論的場合,感到好大好大的滋養,以及好深好深的熟悉感。

環顧四周,我當年的老闆在場, 曾經合作過的社大在場,現在仍在合作的社大夥伴也在場,還有好多好多老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也都在場,另外又認識有趣又有想法的新友人,今天對我個人而言簡直是這十幾年來成長軌跡線的交錯。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的社區劇場課程週期再啟,我提早到了教室,靠在牆邊的桌子,安靜看著眼前的空椅,等待大家爬3層樓梯上來的腳步聲及抱怨聲XD。

舊學員 S 染了一頭勁紅短髮現身,嘴上塗了鮮艷的口紅,看起來跟之前很不一樣。她說,前幾個月動了大手術,住院住很久,現在是「沒膽」的人了,開玩笑要大家沒事不要亂嚇她。

之後一位新學員說她報名這門課覺得有點害怕,因為不知道要來做什麼,豪爽的 S 馬上不加思索地說:「不用害怕!我讓妳『壯膽』!」語畢,全部的人哈哈大笑成一團,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沒有膽」可以給人家靠,害羞地笑了出來。

一群55~70歲、橫跨不同社區的婦女們共渡午後,時而狂笑、扭走,時而嚴肅認真。她們擔心健康、擔心子女未嫁未娶、擔心社會人口老化之後的種種。接下來的課程中,希望我們能好好連結彼此的經驗,一起說出心聲。

#今天我突然又能幾乎全程講台語帶課程真是神奇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沒從「紅鼻子醫生」最後一週培訓的密集情感波動中恢復,一回到台南的第二天,就馬上投入「 思樂樂劇場」主辦的「 世界公民教育互動策略工作坊」,跟16位來自全台各地的體制內教師相遇。

 

工作坊前一晚備課時,突然感受到身體裡有一股非常複雜的拉扯,工作坊期間也感受到自己一直在「調頻」,有些卡卡、有些不太像以往的自己。兩天工作坊回到家後,我都馬上橫在地上呼呼大睡,好像有一種能量需要沈澱。

 

用力地促進放鬆,或者很用力地試著做些什麼?用輕柔的美學承載重量,或一定要文以載道?面對議題,戲劇如何在各種需求的光譜上發揮力量?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窩在台北兩個多月,彷若一場夢的「紅鼻子醫生」訓練,一眨眼在今天告一段落。

 

結訓前的最後一次團體討論,我流的眼淚量比從小到大所有的畢業典禮還要多 (母校表示:___)。

 

有多久沒有這樣?週一到週五都跟同一群同學整天攪和在一起,目睹彼此從一開始到後來的各種改變。所有人的脆弱、窘迫、意氣風發、瘋狂、憨呆、聰穎....都被徹底見證,想遮也遮不了、欲逃亦逃不掉,於是我們漸漸習慣、接受了彼此的模樣,但永遠都會發現新驚喜。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07 Mon 2017 23:53
  • 智慧

越南姊妹們演出結束後,台下觀眾上來合影,其中有一大群來自越南的青少年國際學生、以及台灣的親友團。

 

整個演出過程,我的心七上八下。

 

回來之後,看到姊妹們紛紛在群組裡分享她們對這次課程及演出的正向收獲,讓我驚覺自己竟是如此不夠有智慧,也不夠有彈性。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年了,跟北印度達蘭薩拉的圖博婦女們進行工作坊的記憶,仍歴歴在目。

 

她們對於圖博人被中共政權壓迫、而必須流亡到世界各地、全家被迫分離的難過;對於不斷有同胞在各地自焚的悲憤;以及對於回到青康藏高原生活的無限渴望。

 

當我回到台灣的角落,過著平凡的生活,所能盡力做的,就是在每次進校園演講時,跟同學分享她們在劇場工作坊裡,用身體呈現出來的故事,讓課本裡不會提及的世界,可以被更多人認識。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週進行(對我而言)強度很強的訓練,主要是密集的小丑課程及肢體喜劇。

 

昨天最誇張,一整天不斷摔跤、跌倒、滾地、爬行、打架...,我跟同學 J 玩遊戲時,竟然不小心「攜手」用椅子把牆壁打破了一個大洞,害劇團接下來得花3千元換掉整面牆......(跪) 下課回到住處後,我完全只想放空,肌肉痠痛,精神恍惚。

 

今天則「終於」進入我最恐懼的小丑獨角戲練習,老師不斷提醒:「不要刻意做什麼,不要怕什麼都沒做,不要怕『空拍』,不要怕尷尬。真的在當下,讓事情自己發生,然後去玩它。」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來到另一個縣市、進入新的醫院實習。

 

因為早起、一路摸索交通、對醫院環境不熟悉、有新夥伴在旁觀察、倉促化妝更衣....等種種因素,我的身體藏著浮躁及緊繃;但因為工作時間到了,我沒讓自己身心完全落定,就開始走進病房。

 

結果跟病童互動時,馬上感受到自己的「莽撞」及卡關,當下內心有點慌,但一時實在找不到怎麼調節。尤其,身旁突然來了一位拿著鏡頭的採訪者,一路跟著我們,在有點混亂的互動下,我的心情不自覺地更浮躁了。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靖雯參與了一場印象深刻的澳門劇場研討會,觀察文收錄在研討會的文集中:

----

From 莫兆忠:

在我心目中, 曾靖雯 (Jing-Wen Tseng)就是身兼「敘述者」的「實務工作者」,而且時時不放過任何反思的機會,於是她說︰「但我更好奇的是經驗紀錄書寫之後,如果希望吸納更多火花,可以透過哪些「公共化機制」與更多人對話呢?」
 

經驗梳理、歷史紀錄不足,理論基礎薄弱,正正是 澳門劇場研討會所針對的事實,都被她看破了。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有機會在台北,參與到一人一故事劇場協會每個月一次的聚會。在週四的晚上竟有20人前來參與,其中許多人才剛接觸一人一故事,或者根本沒接觸過,好幾位都是第一次參加,甚至有人特別從桃園來。

 

我沒帶過一人一故事劇場經驗差異這麼大的團體,課程一開始做了「說明太多」的蠢事,讓好多人面露困惑,後來覺察到之後,學習把太多想解釋的細節放下,專心在團體能量的經營,以及自然、開心地聽故事及演出,這次真的是給我很好的提醒。

 

各種背景及參與經驗的人齊聚一堂,讓我見識到每月固定舉辦聚會所累積出來的能量,真的非常敬佩理事長李筆美在任內持之以恆的舉辦,以及朱建鋒大哥一直在幕後給予可靠的行政協助,細水長流讓各種相遇成為可能。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