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交大女生竹軒宿舍,有九個住在相鄰房間的女生,常結黨進出,後來有人提議成立"Lucky Family",為姐妹情誼立個名號。

於是,"Lucky Family"這個老土的名字,伴著我們度過精彩的四年大學生涯,也陪著我們走入社會,變成不同的樣子。

十年後的今日,總是被「單身魔咒」綑綁的"Lucky Family",終於有第一位成員,即將邁向婚姻家庭生活。

那天,準新娘說,跟另一半在剪輯婚禮上要播的照片影片時,找到一張我們當年寒假到鹿港一遊的照片。

畫面中幾位誇張的髮型、髮色、穿著,跟今日簡直判若兩人,但裡頭臉上的笑容卻完全一樣。

chunw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零年代,韓國第一場民眾劇場的演出,誕生於社會運動的街頭抗爭現場。

 

那時,一群大學生與社會人士,運用他們之前到處拜師習得的傳統樂器、歌謠、舞蹈(那時,為了反抗美國文化強權入侵,韓國人大規模回頭學習韓國自身的傳統文化),融入民眾的生活故事,為街頭現場的抗爭民眾進行演出。

 

此後,各地紛紛成立民眾劇團,繼續以傳統表演文化的功夫為底,在開放的廣場上,為民眾演出他們的生活故事,直至今天。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與韓國朋友朝夕相處的日子,我充份感受到「群體、共同」之價值觀,在韓國文化裡的份量。

  

以民眾劇場來說,民眾劇場聯盟一共有40幾個遍布全韓各地的團體,他們全都彼此認識,而一年一次的「民眾劇場藝術節」(今年已是第21)是他們從全國各地不辭奔波前來演出、團圓的固定時刻。

  

每天演出場次結束後,藝術節辦公室餐廳一定坐滿不同劇團的成員,人人拿著酒杯跟其他團夥伴談天論地。幾杯酒下肚後,便開始有人站起來輪流發表感想,並一起唱歌、打鼓、跳舞,氣氛熱烈、徹夜狂歡,直至清晨才罷休。然後,幾個小時後醒來,迎接嶄新一天的演出行程,並等著與當天才抵達的其他劇團夥伴團聚。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天規律起床、吃飯、拉筋、做肌耐力運動、跳舞、打鼓、打電話、蒐集資料、讀書。

暫無工作的日子裡,我卻比以往任何時期的我,都來得有紀律。

 

我腦中的意念,清晰得無法輕易抹去,忠心如我,願意用更多努力朝你邁進。

老天爺必會給我機會,因為我正在地底下長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韓國民眾劇場團體身上,經歷過幾次震撼,其中最難忘的,絕對是他們與傳統音樂、舞蹈的親近。

 

在第一個劇團Namoodak停留時,我在練習室第一次看見韓國的傳統打擊樂器。一共四種,而且每種都有2個以上。那時我心想:「他們平常只有兩個人,是要怎麼打呀?」我以為那只是他們個人對蒐集傳統打擊樂器的偏好。

 

想不到這只是個開始。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拜訪一個新團體,就是新的生活;每來到一個新城鎮,就是新的氛圍。

 

 

「隱身」於團體的生活模式看似不變,卻讓在台灣習慣獨來獨往的我,必須一再挑戰自己放下既有框架的能耐,並學習鬆開自己所有先入為主的認知。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選擇去韓國,既不是為了去學習某項特定技能,也不是去完成某項壯舉。

我只是想親身去體會、試著理解韓國民眾劇場的(部份)面貌。

所以這三個月,我什麼豐功偉業也沒做,唯一做的,就是專心跟劇場人一起「生活」。

因為沒有特定要達成的工作任務,我每天單純地跟他們同進出劇團與家裡、同吃同住、並協助完成他們要做的事。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85日到115日停留韓國的93天裡,在一位友人的介紹及我自己的聯絡安排下,我一共拜訪了六個團體,行程如下:

 

日期

地點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85日,我坐在前往韓國的飛機上。

 

此時的我,剛結束台北社區劇場案子,搬回台南不到一週。我還不知道以後回到南台灣究竟該怎麼走我的下一步,腦中好多想法,卻不知該如何化成實際行動。

 

而且,其實我根本不曉得,此趟去韓國的行程到底會怎麼發展。我會去哪些地方?會遇到哪些人?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凌晨4點多,我撐著半闔的雙眼,抹著沾滿油漆的雙手,掃掉最後一把灰塵。

 

終於,歷經一個多星期,我的「新」房間在此刻,正式宣告完工。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