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民眾劇場引發我對劇場/藝術文化活動與民眾的親近,進行省思。但在過程中,我也從自己的目光,看見韓國民眾劇場在發展上值得探討之處。

 

一、 「通俗化」的考驗

 

韓國民眾劇場的「通俗化」演出,常常伴隨「趣味」的元素與期待。「趣味」可以透過高明的手法,變成真正的「幽默」,即將「趣味」連結至故事議題的深層意涵,引發觀眾進行有意思的「笑」;但「趣味」也可能一不小心徒變成「搞笑」,觀眾被劇中一些浮淺的外在笑點逗弄,咧嘴笑完後什麼也沒留下。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個多月前,在台南社大網站上,讀到吳茂成大哥這篇文章,文章緣起吳大哥於屏教大南台灣社會發展論壇的所見所聞。

我自己在新竹念書、工作約九年,感受最多的大致為北台灣(其實是台北)豐沛的文化資源,以及發達的各類資訊。當時我人位於這樣的地理位置,一天到晚只知心甘情願往返台北新竹,盡情地吸吮養份,毫無自覺台北、新竹其他區域的狀況。

後來,回到南部工作一陣子後,因面臨選擇,決定再度北上,到「國旗上的名字」—台北工作。這一趟,終於讓年紀漸長的我,正視了自己對於出生地的眷戀與情感,也從自己在台北生活的身心狀態、及種種社會面象中,看見了南北生活的差異,以及資源、觀點不平衡的荒謬。

去年從韓國剛回來的那陣子,對於自己要留在家鄉,用自己的步調,重新找到跟這塊土地連結的劇場方法,心裡滿是明確、不再有疑慮與焦心。而我可以在那個時間點、那樣的精神狀態中,有緣讀到吳茂成大哥這篇文章,心裡實在感到非常幸運。

吳大哥在回我的信中說:「期待有更多知識份子回到生命的起點,勤耕勤思,關懷社會、回饋生活的母土。」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一陣子幫韓國劇場朋友,引薦南投嘉和國小的扯鈴隊「風葫蘆傳奇」,參與他們與Seongongwhae大學「東亞研究室」合辦的'Udungbul Playground'計畫。

'Udungbul'一字在韓文中,指的是在室外廣場中心舉行的圓心營火,民眾可以依著營火,圍在一起碰面。在日本佔領韓國的期間,獨立的運動家就是圍著營火進行聚會,'Udungbul'是人民凝聚、集結的象徵。

'Udungbul Playground'計畫透過舉行7天的課程,讓Kuro區的韓國孩童,選修不同的傳統民俗技藝,如:面具、舞蹈、韓式舞獅、傀儡、扯鈴....等,其中「扯鈴課」即邀約台灣的扯鈴隊小朋友,來幫韓國小朋友上課。

從去年11月到今年1月,透過網路e-mail與電話的密集居中協調,扯鈴隊到韓國的交通、接待、教學、交流、紀錄片播映與座談...等細節,終於一步步具體明朗化。

上週五,我坐客運到南投,到嘉和國小跟扯鈴隊的張惠宴老師碰面,經過兩個多月只透過信件與電話的聯繫往返,如今終於見到本人真面目。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聯合文學《山海世界─台灣原住民心靈世界的摹寫》】

 

內容介紹: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韓國劇場界,主流的劇場聯盟共有400多個團體會員,而「民眾劇場聯盟」只有40來個團隊,相較之下,民眾劇場明顯屬於「小眾」市場。

 

這趟旅行,我拜訪了民眾劇場聯盟的其中一小部份團體,停留的時間只有短短三個月,雖然與劇團朋友朝夕相處,但其實所見所聞都只是整個韓國民眾劇場生態的截面,稱不上全貌。

 

但針對我這三個月的行程,以及觀賞超過40場的演出,我自己對韓國民眾劇場有一些看法與感受。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一連參加兩場朋友的婚禮,一場當伴娘,一場當婚禮攝影。

當伴娘是生平第一次,穿著長長的白色禮服、高跟鞋,陪著大學好友阿蘇從清晨奮鬥到傍晚,終於在眾人祝福下,完成所有的儀式,正式嫁為人妻。

當婚禮攝影不是第一次了,我跟竹心劇團的前團長玲芳雖然幾年沒聯絡,她卻打了通電話給我,邀我為她的人生大事留下影像紀錄。於是我重新拾起一段時間沒碰的單眼相機,跟著她與新郎阿猛,在人群中四處鑽動,用鏡框凝住他們的當下片刻。

近距離陪伴兩位好友走向人生另一階段,感受當中微妙的人情世故,及至親至愛間的扶持與不捨,我忍不住分別躲在新娘禮服長裙、相機鏡頭後面,莫名悄悄掉下了眼淚。

玲芳與阿猛相戀了12年,一起經歷阿猛至親的過世、畢業後的調適、在社會裡的抉擇與前進,終於在今年攜手邁向下一個無數的十年。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與好久不見的淑慧、乃鼎、吳大哥,一起與柯淑卿導演碰面,討論兩週後將為「金甘蔗影展」拍攝紀錄片的工作內容。

在難得少人的瑪莎,我們享用好喝的黑咖啡,及看起來十分美味的涼麵,一邊拌著任務重大、但充滿無限可能的影展紀錄工作事項下肚。

柯導說,她當初為了照顧生病的媽媽,將所有家當搬回高雄縣岡山,留下所有的好朋友與工作在台北。

有朋友知道她在南部悶,帶她去橋頭糖廠走走,因此認識了橋仔頭文史協會理事長蔣耀賢,也開啟了之後她在糖廠的「駐村藝術家」機緣。

歷經兩次帶著學員,在橋頭進行「尋找電影感」的社區探訪與影片創作後,於當地進行影片拍攝、剪接、發表的想法漸成形,遂成為「金甘蔗影展」徵選民眾組隊來橋頭進行故事拍攝的雛型。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天到台南大學,跟幾位戲劇系所的前輩與同學,分享此次韓國行的觀察與收獲。之後大家延伸分享諸多想法—不論是對於劇場(藝術)與人民生活的連結方式/風格、身體的溯源、如何看待台灣文化的多元與認同….等,都有相當珍貴而趣味的對話。

活動結束後,我習慣性地蹲在系辦的地上,跟久違的美英聊天,不知不覺談到自己這次在韓國,每天跟著韓國友人坐、臥在地板上,久而久之慢慢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了一些微妙的轉變。

當我的身體,不再需要去「順從」椅子、沙發、床..等傢俱的外在形體線條,身體等於掙脫了既定空間與動線所給予的「規範」。在沒有框架的地板上,我的腳、軀體、手,很自然地開始用各種方式,去嘗試、蠕動、打探、協調出每個部位感覺舒服的姿勢。

這就好比身體裡裝著一大桶水,必須透過各種姿勢的調整,去找到身體可以保持平衡、水不會流出來,而且感官是舒服的角度。

而當我在接近地板的各個時刻,逐漸找到身體自己的應對語言時,整個身體姿態的動能平衡,也明顯引領出精神上的自在。 尤其當我越親近地平線,在地板上從事各種活動時,身體語言的放鬆與解放,讓我與他人之間的互動顯得更親近而不設邊界。比方說,當我坐在地板上跟別人一起吃飯,我跟對方的親近感,遠比我坐在餐桌、椅子上用餐,來得更為強烈。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早上讀到楊照這篇「了不起的掃把文章,點出生活裡每件事物,背後都有其「重要」特質,以及必然「了不起」之處。

此文讓我想起John Sommers在博物館劇場工作坊裡,要我們練習用一個陌生人的眼光,重新看待自己生活的週遭。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年前,交大女生竹軒宿舍,有九個住在相鄰房間的女生,常結黨進出,後來有人提議成立"Lucky Family",為姐妹情誼立個名號。

於是,"Lucky Family"這個老土的名字,伴著我們度過精彩的四年大學生涯,也陪著我們走入社會,變成不同的樣子。

十年後的今日,總是被「單身魔咒」綑綁的"Lucky Family",終於有第一位成員,即將邁向婚姻家庭生活。

那天,準新娘說,跟另一半在剪輯婚禮上要播的照片影片時,找到一張我們當年寒假到鹿港一遊的照片。

畫面中幾位誇張的髮型、髮色、穿著,跟今日簡直判若兩人,但裡頭臉上的笑容卻完全一樣。

chunw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