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到台北,火車車廂的那扇門,一直忙碌不已,四個多小時之間不斷來回。

看著門開開關關,我的腦袋也閉閉合合, 浮現許多臉孔與景象,待解的與明朗的。

「門開關」,三個同中有異的字形,用共通的結構訴說三種字意,既是動詞又可名詞,整齊的筆劃帶來非單一的理解。

中國字是美麗的創造與發明,而對於生活細節的種種注意與重新發現,成了讓活著變得不平凡的小小驚喜。

CIMG9098.JPG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切的眷顧,允許我用可承受的步伐,迎接一個一個挑戰與喜悅。

原以為張開雙臂,迎上來的只是一無所有;

現在我逐漸明白,懷裡的空氣不是虛無,而是無窮。

 

眼前遍天闊地,我擁抱所有的可能性。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總是由衷喜愛這些有著四隻腳的好朋友。

牠們從不怕丟臉地,向我們展露牠們對我們的熱情與依賴;

從不怕肉麻地,癡癡看著我們的雙眼,含情脈脈;

從不遲疑地,回應我們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需求;

更重要的是,牠們常不嫌麻煩,願意在綠燈亮了之後,乖乖走斑線過馬路,立下最佳馬路安全模範。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混搭」可以不只出現在服裝上,還能在平凡無奇的路邊。

看似失序卻又井然有序,也許也能稱做台灣的某種奇蹟。

DSC_0049 -s.jpg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田裡終於睜開了一朵朵黃色的眼睛,直視得我忍不住心花怒放。

是初春的氣息嗎?我閉上眼睛猜聞著。

Open your eyes, 那些還在遲疑的。

DSC_0014 -s.jpg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10 Tue 2009 23:58
  • 草祭

這兩年多,越來越習慣收入不穩定的生活,在消費支出上變得格外淡泊簡約。

搬回台南的這3個多月,除非有特殊需要,我很少純為了購物而出門;如果有,那麼一定是去舊書店,享受用薄薄的錢,換回之後厚厚收獲的飽足感。

昨天我在搭火車去上課之前,抽了一點空檔,跑到我最喜歡的其中一間二手書店尋寶。週間的午後,沒有太多顧客,我自在地徐行在舒適的書店空間內,跟眼前以各種姿態向我招手的書籍,進行無聲但充滿情意的互動。

穿著舊舊Polo衫的大叔、背著單眼相機剛從對面孔廟走過來的文藝女青、戴著溫文粗框大眼鏡的中年婦女....,各種樣貌的顧客,與我交身而過,或一同並肩捧書略讀。

雷光夏彷若絮語的磁性歌聲,低調從四週喇叭流出,對我們傾訴一個接一個的故事,直到我們在那歌聲中忘了自己身在何處。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附近路邊的台糖土地,再度開滿豔紅的波斯菊,人們常被迷著停下了車,走向滿眼粉桃的懷抱。

我不是太喜歡這種外表與質地都嬌滴滴的花,倒是殷盼著隔壁那塊土地,因為目前正種著滿滿的向日葵。

這幾天我瞧見已有幾朵葵兒,偷偷睜開了鮮黃的大眼睛,我滿心期待能儘快跟一整片黃海隨風輕舞。

DSC_0048.jpg 

想起上週某天一早,忍著濃濃睡意,沿著濱海17騎著小藍寶去上劇場課,剛過橋就看見路旁一排裝備專業的人士,蹲在地上捧著大砲相機,一動也不動地往一旁溼泥地望著。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短短九小時的劇場課程,可以如何與「社區文化地圖」的印刷製作進行連結?

12月拜訪吳里長,談定嘗試以劇場方式來進行「社區文化地圖」的印刷製作後,我如是思索著。

在較長期、較完整的「社區劇場」課程中,「製作社區文化地圖」是幫助參與者對自己社區展開重新「看見」的有效活動之一。透過課堂分組,針對社區文化各面向進行討論與描繪後,將有助下一階段的社區議題切入、討論、與呈現。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去年年底開始,跟台南縣一間社福機構的孩子們工作,運用劇場及藝術性表達的相關活動,嘗試讓他們體驗不同的自我/團體互動過程。

我跟孩子的劇場工作經驗不多,更沒跟家庭背景較特別的孩子共事過,事前雖然花了許多時間準備,第一堂課時仍遭遇頗大的衝擊,自此展開每堂課的驚喜與考驗。

幾堂課下來,心情經歷諸多調釋,課程策略也一直調整與嘗試,我不斷反思自己與他們的關係、互動姿態與模式,並思考自己對於開放、平等、尊重的實踐能力。每逢上課日,我整個人就會進入某種微妙的緊繃。

之前經過一週月考、一週我請假(在橋頭為金甘蔗影展打拚)、一週過年,跳過三週的停課後,今天終於又到了上課的日子。

前往上課地點的車上,協會社工夥伴告訴我,之前我請假的那週,孩子們對於停課表達了直率的不諒解與埋怨;然後今天知道要來上劇場課時,大家都表現出開心與期待。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與他的天敵,在一向屬於他的澳洲網球公開賽上重逢。

他有一個偉大的夢想要達成:拿到第14座大滿貫公開賽冠軍獎盃,正式與網球史上傳奇人物山普拉斯齊名。

但是天敵近幾年進入了一種萬夫匹敵的狀況,以絕佳的體能、球技、鬥志,橫掃世界各大賽,甚至從他手上奪走了世界排名第一的寶座,打斷了他連續237週排名世界第一的最長紀錄。

去年他退居世界第二時,曾釋懷的說,終於可以不必再被所有人關注著是否要必勝,也許暫時當第二名是個喘息的機會。

今天,他與天敵,在一向屬於他的澳洲網球公開賽上重逢,世界上所有的球迷都在看。

林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